ZT 电刑室手记

on 03/4/2013

《电刑室手记》初无深意,不过将编辑部之鸡零狗碎,牛头马面,孤魂野鬼,搞笑乱弹,不登大雅之堂者,撮成一堆,以博一笑耳(有玩友称为“厕上极品”)。譬若大餐之后,芝麻落入桌缝中,弃之可惜。遂用掌震出,慢慢咀嚼,或亦为一种消遣。诸多玩友,“臭味”相投,弃屠龙之大雅,就雕虫之小技。要求开放电刑室,变私言为公器。佛家言:芥子可纳须弥(一粒草子里可容纳一座高山)。小小电刑室,能了断众玩友的恩怨情、辛酸泪吗?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001.编辑部为编游戏节目特辟一“电玩室”。而同楼其他单位人员时时光临逍遥一番,编辑部不胜其扰。编辑龙哥在门口大书“电刑室”三字,过路者见状皆大惊,避之犹恐不及。一来访电玩友遍寻龙哥不着,见“电刑室”三字大喜道:“此真吾温柔乡也!”乃破门而入。
▲002.来编辑部之电玩友甚众,然呼朋引类,泾渭分明。一半为北京高校之莘莘学子,温文尔雅,乃主编之友。另一半为贩夫走卒,三教九流,龙哥之友。一日,清华陈君曰:“非高智商玩不了游戏机。”一室灿然。徐徐又曰:“玩游戏机也不乏低能儿。”三教九流皆怒目而视。
▲003.龙哥好客,常以交友广自许。然遇特别能战斗者,亦使龙哥吃不消。一周六下午,两电玩友访龙哥于“电刑室”。玩“光明与黑暗”,兴起,挑灯夜战。龙哥先招待以酒肉,继之以大排档,后囊中羞涩,以方便面果腹。如是连续作战两夜一天,不知光明与黑暗。至周一早,两玩友方告辞上班,致谢。龙哥两眼血丝,连说别客气,以后再来。方欲小憩,两玩友忽奔回曰:“周六一定再来。”龙哥几欲昏倒。
▲004.编辑部诸人皆俄罗斯方块高手,常有打遍天下无敌手之感叹。一街机老板来,据介绍,一枚铜板打穿街机三国。主编豪情万丈,邀之决战俄罗斯。老板却战再三,主编为之踌躇满志。依稀闻老板低声对他人云:“小儿科。”主编大惭。
▲005.《game集中营》第一期出版后,闯关族来信甚多。编辑老d负责回信,龙哥不甚留意。一日老d拆信后眼睛一闪光,大呼:“龙哥,空姐来信!”龙哥扑上,急将信收入衣袋曰:“此信我回。”老d忿然曰:“不行,你字太赖。”二人扭打一处。最后订协议如下:龙哥写,老d抄。
▲006.老d一天不玩游戏机就便秘,据说有医生诊断书。
▲007.龙哥玩游戏,总把一只脚放在桌子上,直指电视,据他说是“第三只手”。
▲008.龙哥逢人便说他是中国玩游戏第一人,十年前就开始玩智力宝游戏机(据可靠消息,十年前中国还没有智力宝)?!当时只有一盘从左向右打的横卷轴射击游戏卡。玩得无聊,便把电视机竖起来,变成由下向上打;把电视机倒过来,变成从右向左打;再竖起来,变成由上向下打。据其说,“回”字有四种写法,射击游戏也必有四种打法。
▲009.编辑无类失恋多次,屡战屡败。乃在“电刑室”三字下贴一横条“女士不得入内。”龙哥见之大惊,撕去。又贴上,又撕去,屡撕屡贴。龙哥喟然叹曰:“泄粪(愤)之作也。”一日,无类见桌上有《女友》一本,恨恨扔出门外,大呼:“女人不得入内。”龙哥急捡回曰:“无女友,闯关族岂不绝类矣!”
▲010.无类玩游戏总是唉声叹气,一幅痛苦不堪的样子,似乎挨打的永远是他。
▲011.《game集中营》发行后,闯关族的来信如雪片,抬头大多为“集中营营友”、“集中营长官”、“集中营上尉”、“盖世太保”。落款则有“永不赦免之囚犯”,“好容易找到归宿的流浪汉”……
▲012.龙哥为编“游戏新闻眼”,到各游戏专卖店秘访。因多问几句,只看不买,便引来售货小姐、先生的卫生球眼,半是轻蔑、半是不耐烦。实在有点那个……。做买卖钱眼当然可以钻,但是否也应留半个屁股给诸闯关族。
▲013.龙哥接一闯关族来信,语极谦逊,落款为“龙爸”。龙哥拍案而起,大呼:“反了!反了!哪来的龙爸?!”无类劝道:“当然有龙爸,否则哪来的龙哥”。龙哥语塞,哭笑不得。
▲014.编辑部诸人中,唯主编从不玩游戏机,亦不知rpg、slg、act为何物。无类常愤愤然,背地称主编为“不会念经的和尚”。老d曰:“方丈,方丈。”
▲015.创刊号开始连载“游戏始祖”。龙哥亦拟一题:“中国玩电子游戏始祖??龙哥”。被主编枪毙,为龙哥之安全着想。
▲016.龙哥玩物丧志,主编令其暂停玩游戏一周。龙哥指天发誓云:“再玩游戏机生孩子没屁眼”。想想又觉不妥,用脚偷偷在地上写一“不”字。于是游戏机照打不误。
▲017.众闯关族出于对大陆第一本游戏杂志的关心,爱之太深而责之过切,令小编们看得汗湿沾背(天也太热)。还望诸位手下留情。捧之不必太肉麻,责之亦不必狗血喷头。
▲018.临近期末考试,各家游戏机均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一位十五岁之电玩友来信诉苦说,他妈妈每天鸟鸡眼似的盯着他,只能读书,其余诸事不宜,更遑论游戏机。他决定装成个憨大,一旦考上重点学校,就原形毕露,青面獠牙。要罚他妈妈不能和男人说话(包括他爸爸),刑期一个月。
▲019.一小顽童来信说,因年幼,做特务困难,可否当“线民”。“线民”者,业余特务也。中!(河南口音)
▲020.一玩友将《电刑室手记》推荐给女友,阅毕,乐不可支。曰:“龙哥一定一头飘发,健美英俊。”玩友告龙哥。龙哥喜形于色,遂绷起二头肌,作膘悍状,肋部搓板立现。
▲021.一玩友两次给龙哥来信,均不见答。恚之曰:“聋哥,空姐来信则抢答,岂非男卑女尊”!龙哥批道:“yes”。
▲022.广而告之:玩友来信还未拆阅,许多信封已经破了“相”。故请用容貌丑陋之邮票较为安全,切切!
▲023.编辑阿king,北京土著,素不认路,被人称为良牙君。一日主编派其接美编来电刑室摄影,半日不归。半怪异之。久之,见二人狼狈而来。阿king曰:“附近茶室、理发室、传达室找遍,独无电刑室,怪哉!”
▲024.一日老d去x商场,见世嘉机,上有索尼克形象。标签上产地:日本。售价748元。老d问:“是日本原装吗?”答:“可能是香港组装”。问:“何以见得?”答:“也可能是深圳组装的。”问:“何以见得?”答:“反正比小x授强。”问:“何以见得?”……翻出拿手的卫生球眼。
▲025.《紧急通辑令》第2号刊登后,多位玩友“迫于压力”,纷纷“自首交待”,并寄来厚厚的“自供状”、“罪行录”和“谍报”。有的人自称“潜伏多年,蠢蠢欲动”,“有丰富谍报工作经验特务天赋。”要求“必须收押”,否则“自裁以谢天下”,实在骇人听闻。小小集中营,如何关得下这么多“特务”?
▲026.两电玩迷在街机厅打《三国》,争论刘备的儿子叫什么?一位说叫刘邦,一位说叫刘伯温,争得面红耳赤。街机老板喝斥:“傻瓜,刘备没老婆,哪来的儿子?”
▲027.继《赌神》刊出后,《game集中营》多次刊登消息:《吞食天地》中文版将于春节、五一发卖,但音讯皆无。一玩友来信曰:“只有气象台才说谎,集中营焉有此资格。”诸编皆大窘。
▲028.“二手货市场”来函照登(编号581):“本人田x,男,28岁,两次离婚,地道的二手货或三手货……”
▲029.编辑部闹穷,常搬家。越搬越穷,越穷越搬。一电玩友来电问龙哥忙什么?龙哥曰:“集体大逃亡。”
▲030.来信玩友分两派,一为“龙哥派”,口号是:“有问题,找龙哥!”一为“反龙哥派”,要求“皇帝轮流坐,今天到我家。”龙哥近日发表谈话,要充分维护名人尊严,绝不轻言下野。
▲031.某大报载文,调查27%的青少年罪犯玩游戏机,故应禁绝之。据老d调查,55.71%的青少年罪犯穿旅游鞋,故鞋厂应关门。
▲032.日前,有说两位中央美院毕业的小姐要来杂志社做编辑,编辑部一片欢呼。后说消息不确,龙哥提议编辑部全体默哀两分钟。
▲033.一玩友来信,代表广大闯关族恳请《game集中营》千万别做什么劳什子广告,并说这是杂志成功的“秘技”。老d回信曰:“谢谢你传授的杂志速死法。”
▲034.称呼:“集中营的禁子牢头”署名:“电刑室内一冷血杀手”(来信照登)
▲035.一玩友来信,信封上五个铅印鲜红大字“沈阳市局”。集中营虽与局一家人,小编们亦不免心惊肉跳。
▲036.大庆市三位中学生寄来血腥之《北斗神拳》插画一幅,并“希望《game集中营》像北斗神拳,在有关的书刊杂志中,成为江湖老大”。此种邪派功夫,实在不敢恭维。
▲037.阿king追一小姐数月,终被拒之。是日,众人见阿king独自玩《街霸》,选本田猛揍春丽。
▲038.“望编辑部诸友早生贵子,壮大game集中营”。
▲039.一玩友来信希望介绍智冠出版的《倚天屠龙记》。末尾请龙哥千万不要误会,此“屠龙”与龙哥无关。
▲040.“祝贵刊销量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谢谢)“祝各位钱包如猪笼进水??满是金”(有这样的词吗?)
▲041.夏末,在北京农展馆之日本电玩展上,日本厂家为宣传,故大量街机开放使用,玩者如潮。龙哥据《饿狼传说》1p位置,连败三十余人。至关门,才忆起似乎有采访任务。主编痛责之,并扣薪半月。龙哥捏薄薄几张纸币,边数边说:“值!值!呜……”如饿狼之嚎荒野。
▲042.无类、老d不如龙哥乖巧,常在背后议论长官,故小鞋不离脚。龙哥授之以秘技。自此二人无论何事,张口则“hp”、“素早”、“道具”……主编不知其所云,怀疑二人神经不正常。
▲043.“希望集中营案犯越来越多,把中国变成世界最大的game集中营”(一玩友)。
▲044.黄帆玩友来信叙其玩《三国》之奇遇。他扮刘备,现女友为王后。神差鬼使,又将分手之旧女友列名敌名。连拔数城后,于俘虏中意外发现女友之名,见其靓美绝艳,方欲旧情重续。该女忽柳眉倒竖,破口大骂曰:“挨千刀的,怎么不早死!”(日文)黄帆叹道:看来“拜拜”乃天定。
▲045.上海董凤卫玩友不知与老d何缘,拟“老d小传”一篇,谓“老d,一打手也”,“一日不打游戏,便觉手臭”。老d大怒曰:“我何曾手臭?”遂将“手臭”改为“便秘”。龙哥曰:“写此二字,不觉手臭乎!”
▲046.一玩友应征牒报员,条件除“未婚”外,还“擅长跳舞”。下注小字(电影上打入敌内部之特务均擅长跳舞,不会跳舞者无当特务资格)。
▲047.一马虎玩友将80元寄至“黄寺大街甲24号编辑部”订1994及1995全年杂志。结果误投至同楼另一杂志(每期仅销售(赠阅?)500份)。该主编漫卷钞票喜欲狂,大呼:“知音!难得!”,遂从纸堆中捡出1994+1993年杂志悉数寄上。吁,可怜之电玩友!
▲048.龙哥逛专卖店常遭小姐“白眼”。南京一9岁男孩诉说他亦有同样遭遇。售货小姐态度恶劣,他一问东问西,小姐便朝他“飞眼”。
▲049.危险,气功大师瞄上《集中营》。成都吴立伟来信云:听说《game集中营》第一期已绝版,痛不欲生,恨不得用10万伏高压电电龙哥。最后他给龙哥一个求生的机会,将第二期《集中营》用“瞬间移动术”送至成都。
▲050.天津十岁男孩向电刑室sos。他说家中爸爸打麻将,妈妈扭秧歌,唯独不准他玩游戏。经历大小五次围剿与反围剿,他终因势单力薄而告失败。目前三者之间简直成了“三国志??爸妈的大陆”。他向龙哥请教致胜之道。龙哥回二字:“诈降”。
▲051.成都“老友”秦昕剑要做“间谍”,老d回信“集中营已满”。秦哀叹“电玩刑法”太不健全,竟让他这样“罪大恶极”,一生“杀人”无数(自称有几十万)的“街霸”逍遥法外。现在他已“身败名裂”,被小兄弟们耻笑。神乱情迷只能施出必杀技“疯狗咬猫拳”摆平老d(老d星夜回信,画一白旗,另到医院注射狂犬疫苗)。
▲052.“电刑室手记”自称“厕上极品”,引起许多玩友不满,认为不应该做贱他们喜爱的东西。谓其看“手记”多在就餐时,常欲“喷饭”,并未有“如厕”之需要。其实古人读书有“三上”,即马上、枕上、厕上,并无贬损之意。“手记”忝列“三上”,已属自高。故主编将其置之书末,以为垫脚之物也。
▲053.北京张帆玩友知阿king失恋,寄来赠阿king诗一首:“失恋不要紧,只要电玩新,走了她一个,后面一连人”。
▲054.上海信天游给杂志提十大建议(摘要):……5、请龙哥施“财运魔法”令闯关族皆一夜暴富。6、有奖销售:订一年《电子游戏软件》,奖超任机(sfc)一台。7、报请教育局把电子游戏列为必修课,不及格不能毕业。8、报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任天堂、世嘉协办)拨专款在中国实施人手一机一卡的宏伟跨世纪工程……
▲055.一15岁玩友自云高手,欲应聘杂志社。老d回信:“称电玩高手可,做童工不可。”
▲056.西安赵新城玩友历数杂志三大罪状云:杂志社随便迁移(本年内已三次),让“犯人”四处乱找,有这样的“集中营”吗?此罪状一也。“犯人”受通辑令感召而“自首”,以“关不下了”为由不予收审,有这样的“集中营”吗?此罪状二也。虐待“犯人”,一个月才给一次餐,使“犯人”皆饥肠辘辘,有这样的“集中营”吗?此罪状三也。三罪并罚,他“勒令”杂志将集中营诸长官照片曝光,以昭谢天下。
▲057.广而告知:1、为了“面子”,来信请用容貌丑陋之邮票。2、信封上勿写“集中营”收,房主屡次抗议。
▲058.玩友卢小博知主编常为龙哥沉溺游戏误事而苦恼,对主编深表同情。献“屠龙”二计:一是把龙哥关进电刑室,命他玩一天弱智游戏如“小精灵”、“爱的小屋”之类,直玩到他一见游戏机就想吐为止。如此计不行,特设“美人计”备用。找一漂亮小姐介绍给龙哥,待龙哥神魂颠倒,百依百顺之际,小姐致“哀的美敦书”,让龙哥在电玩与她间择一而栖。末尾告诫主编:此计甚毒。“卧底小姐”忠诚度须100,否则小姐也成玩友,龙哥江山与美人俱得,则大事休矣。
▲059.龙哥近来动辄得咎。前次“手记”说主编扣龙哥工资,龙哥如野狼之嚎。一署名“狼子”的玩友责问龙哥:“老板扣你薪水,也不应学我的叫声,侵犯我的专利。下次如再嚎,将对薄公堂。”龙哥苦笑曰:“狼子野心。”
▲060.黄昏时分,阿King约玩友来家。忽有急事,即在房门留一字条云:“七点半一定回来”。届时回,见玩友留一条:“等到十九点半尚可,七点半实在等不起。”
▲061.杂志社屡次搬家,几位玩友甚为“关切”,来信询问:“是为了躲债吗?”
▲062.1995年第一期因纸张问题,外地发行量较少。各地发行商连连告急,怨声载道。适主编病,老D请示对策,主编悠然曰:“顶住。”老D、阿King整日道歉,苦不堪言。无类授釜底抽薪之计,二人遂将主编家中电话告之发行商。未几,主编满面怒容弃家而来,众皆暗笑。
▲063.武汉金鹏玩友来信说:95年第一期一到书摊,我运气5秒(聚集能量),尔后,大吼一声,如虎狼一般扑往一本书。吓得老板以为我要实行三光政策,或要打黄打非,连说:“我有执照,都是正经书!”可惜我只带了4元钱……
▲064.一玩友自称街机“高打”(高级打手?)。我友自称“高翻”(高级翻译)。
▲065.营口张志国玩友(自称“多余”)建议主编为便于检查小编的忠诚度,信用值和经验值,可每期用菜单形式将小编名称后附上各种HP,以使读者明了小编们的工作态度。龙哥看毕,慌忙将信扔进纸篓。不料却被无类检举。主编大怒,以龙哥私毁信件罚没一月奖金。龙哥喟然叹息:“唉,‘真是多余’!”
▲066.日前,一位玩友来电话查询:“我已订了一年杂志,为何到现在还未见杂志社寄来的超任?”无类茫然问道:“何有此事?”曰:“第一期电刑室手记明白说的”。无类怒斥:“如此弱智还要玩电子游戏,追星去吧!”
▲067.杂志社接到一木盒包裹,上有小红字曰:“特别警报,小心拆看!”众皆惊骇,不知里面藏有何物?老D颤栗曰:“莫非寄给克林顿之炸弹包裹?”主编强令无类拆看。无类喃喃曰:“都是单身,何必非我!”小心拆视,乃一玩友托杂志换游戏卡,卡名“炸弹人。”
▲068.上海张一懿玩友来信叙述其购买“侍魂”的经过。一专卖店本来标价235元,一夜间忽稍加一笔改为285元。诘问BOSS何故,BOSS拿出95年第一期指“游戏新闻眼”曰:“LOOK,北京590元,上海才Half Money,何为贵”?张闻后几欲气昏。信末斥龙哥“真乃不仁不义之人。”主编令龙哥反省,龙哥检讨之第一句为“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
▲069.一玩友异想天开,建议主编大胆改革杂志,前32页为游戏攻略,为3000万电玩迷服务。将后32页全部改成《电刑室手记》,嘉惠于十二亿人。让十二亿人皆知电玩之乐趣和博大,亦示电玩友“天下为公”的宽广胸怀。主编阅后,连说:“罪过,罪过!”
▲070.高考在即,几位大连应届玩友来信告假,说在重奖的诱惑下(老爸答应考上大学奖超任磁碟机一套),只能暂时“保外就医”,待半年后一定全副新式武装重返集中营。
▲071.一玩友说龙哥不公开自己形象和真实身份,使闯关族总处于一种“恐怖状态中”。
▲072.一玩友来信告诫龙哥以事业为重,勿沉溺女色。龙哥大怒:“我无女友,何来‘沉溺女色’?”欲状告该玩友“性骚扰”。
▲073.一位可爱的小姐来信说,父亲一发火,就全靠《三国志Ⅱ》了。先设定一位极英俊优秀的君主冠以父名,自己当然只能是能力低下的一个小卒了,让君主带领自己亲征。然后叫父亲看,于是乎多云转晴。
▲074.据一则秘密消息透露,阿波罗飞船登月后,在月球上发现手掌机一只,背面刻“王母御赐”四个篆字。该机现存美总统办公室,克林顿闲暇时经常摆弄。但至今不能玩,据云电池没电。
▲075.一日主编忽发奇想,令小编必须学习外语。龙哥曰:“学鸟语何用”?主编大怒:“何为鸟语?!口出妄语,停薪半月。”龙哥曰:“鹰(英)语,鹅(俄)语,岂非鸟语乎”?
▲076.徐州一玩友批评杂志错字太多,屡教不改,应将杂志社改为“杂质社”。
▲077.刚过春节,常熟一玩友预交1997年全年杂志款。主编喜滋滋曰:“可见读者对杂志的信任”。无类哼道:“这是不让杂志1997年涨价!”主编:“啊!”
▲078.一小读者问“软体动物”:“软体动物是什么动物?”“软体动物”回信:“电脑类动物”。
▲079.阿King去上海出差,自谓用10元钱打遍上海街机厅,未几日,杂志社接阿King电报:“钱输光,速汇款,以便回京”。
▲080.阿King自沪狼狈返京,令小编皆惊诧,沪上何以如此多高手,竞将阿King统吃?阿King嗫嚅道:“高手不多,靓女太多。”
▲081.一玩友将信折成一只纸飞机,半天打不开。无类性偏急,怒道:“干脆寄一只保险箱算了。”
▲082.阿King嗜“街霸”,常以最高难度用全部十六位战士均可爆机自豪。然近日屡遭败绩。先被一美国人用GUILE打败,又被一日本学生以RYU击倒。最近又被一港客用飞龙“搞定”。阿King惭愤之余,抱怨CAPCOM为何不设计个北京武术家,否则决不会受此折辱。
▲083.小读者张博致信无类,因为非常崇拜无类的游戏才能,特此向无类宣布:“从即日起,你就是我干哥了。”无类回信:“请先认清男女,再认干哥!”
▲084.读者来信署名千奇百怪,早些时候常有人以RYU、KEN、GUILE、春丽落款。近期则以SONIC、MARIO居多,也有不少霸王丸、格斗三人组、飞影、藏马、悟饭之类。甚至还有署名飞天猫、恐龙哥斯拉、史莱姆……
▲085.为照顾外地玩友,1995年第三、四期杂志均提前出版,一署名“倒霉蛋”的玩友说为此打赌他输掉一周饭费。
▲086.杂志社招收编辑,一中年女士应聘云:其子喜爱贵刊,故愿报效。主编回信曰:“木兰从军已谬。代子进集中营,岂现代人之所为?”
▲088.有玩友投稿,末附一信,称编辑为“鞭及”。说这是他“童男作”,如有不妥之处,请“鞭及”用力“鞭及”之。老D回信:同病相怜也。
▲089.一玩友擅长关系学。遥测编辑部“内情”:无类憎恶龙哥,经常给龙哥下绊,关系紧张。老D老实,然缺心眼,被人当枪使。阿King潇洒,从不婆婆妈妈。无类不知是男是女。如是男,大可不必太刻薄。如是女,为何不嫁给阿King(无类看信气得差点晕过去)。主编与小编关系紧张,动辄扣钱,让人讨厌。还是早点看中央电视台“夕阳红”吧(按:此公预测极准,一个月后主编即看“夕阳红”去了)!
▲090.在小编力请之下,编辑部购鸡丝方便面一箱(批发价),以便加班时果腹。然小编们皆正当年,食欲极旺,未几日,即去之大半。正欲向主编申请再买,忽见主编通知:“为仿效美国的工作方式,上班时间一律不供应开水”。众小编皆呆若木鸡。无类鼓饭盒叹道:“鸡丝鸡丝奈若何?”
▲091.一小读者给老D来信问:听说你一日不玩游戏机即便秘,吾亦如此。可我们这儿经常连续停电一周,不知有何对策?老D回信:将此病传给贵地供电局长或其老婆或爱犬均可。
▲092.龙哥几日未见,主编问其去向。龙哥曰:“每日受电刑”。见主编怒目而视,遂笑嘻嘻掏出几页稿纸曰:“受刑不过,屈打成招”。主编见是“游戏新闻眼”,题目为:“世嘉偷袭智乐王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被主编“×”。龙哥叹曰:“新闻眼里无新闻”,遂停载一期。
▲093.一日上几何课,老师要求做线段MD的垂线。一玩友禁不住大呼:“MD,世嘉!”老师大怒:“MD为何‘是假’?”玩友遂在教室外“站岗”一节课。
▲094.一玩友来信祝“集中营”:一帆风顺,好事成双,三吉高照,四季平安,五谷丰登,六六大顺,七星报喜,八面来财,九九归真,十全十美,百事顺心,千意千随,万象更新。众小编皆苦笑。无类遂改为:一贫如洗,两袖清风,三餐不美,四面楚歌,五斗折腰,六神无主,七拼八凑,八十一难,九年面壁,十面埋伏,百废待兴,千虑一失,万万不能。
▲095.通告:编辑部重大人事变动:老D已向主编正式提交辞呈,将去某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特工黄已于六月中旬自福州来京就职。编辑部忧喜参半。
▲096.老D声明如下:因“什么也干不了”(龙哥话),所以只能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编《集中营》一年有余,与诸玩友(难友)感情日笃。忽然离去,不免黯然神伤。也许诸位有一天在某个校园角落里见到一位寒酸的博士,别忘了问一声:是老D吗?我们曾有一段缘份……
▲097.老D简介如下:男26岁,湖北襄樊人,学历:硕士毕业。身高:1.65米。容貌:瘦小枯干(一典型南蛮)。爱好:玩街机,上厕所。最喜欢的格言:精品。最敬佩的玩友:阿King。
▲098.特工黄为一悟性极高之人。玩格斗游戏从不按正式的必杀技出招,全是自己揣摸的“邪派功夫”,且深藏不露,常于关键时刻一招置对手于死地。阿King亦惮之,称其为“恐怖的特工黄”。
▲099.特工黄在简介中说:他在毕业前夜曾用《街霸》将龙哥打哭。龙哥切齿道:“特工小儿,如此嚣张!此番来京,定要报仇!”无类问其何以被打且“哭”,龙哥则顾左右而言它。
▲100.第五期杂志纸张灰黄。一自称擅长“占星术”的女玩友来信对杂志前景做一预测:贵刊第六期将以手纸印刷,且呈长卷形式,以便阅后入厕。另外她建议:如贵刊同仁都便秘,手纸泛滥,可寄给诸玩友协助使用,人多好“办事”嘛!千万别印成杂志。
▲101.“94典藏本”印刷精美,不几日,编辑部即告无货。一上海漂亮小姐专程来编辑部购买,老D在其软硬兼施下,竟从编辑部存书中偷拿一本相赠。小姐大喜过望,握手致谢。不知何人告发,被主编按规定罚十倍书款(150元!)。无类揶揄道:“150元和小姐握个手,值吗?”老D带着哭腔说:“罗锅趴铁轨,值!值!”
▲102.龙哥为报特工黄一箭之仇,整日翻找《街霸》相关资料。见日本两届“街霸大赛”的冠军均为古烈,拍案大喜道:“好,用古烈必胜。”次日翻书,见阿King批语:“纸上谈兵,于事何补?”龙哥默然。
▲103.一玩友已过18岁,但因身材矮小,常被街机厅拒之门外,来信向无类讨教办法。无类回信:“穿高跟鞋”。
▲104.哈尔滨邮局检查科科长陈×汇款邮购《典藏本》,杂志社以挂号寄出,被哈邮局以“查无此人”退回。检查科陈×只能自己检查自己何以收不到邮件。邮局负责查询的部门收不到邮件,好象有点滑稽。
▲105.玩友阿飞自称“吕布”。高考落败后发誓要奋发读书。近日却见其沉溺于《霸王的大陆》。责其何以食言,阿飞以嘴指电视。原来正让吕布读书,且智力达85,众玩友皆大呼:“用功得法!”
▲106.北京“狂死郎”来信说:语文老师问“二六七号牢房出自何处?”Q君支吾半天说:“好像是《电刑室手记》”。老师喝道:“NO,不是《电刑室手记》而是《绞刑架下的报告》。”课后,几位玩友联名致信杂志,呼吁将《电刑室手记》改为《绞刑架下的报告》。
▲107.3.9北京查抄后,各专卖店老板皆如惊弓之鸟。某专卖店老板王×见有隙可乘,遂自称工商局稽查科(?)逐个给各店打电话,令停业整顿。想在京城蝎子拉屎——独一份。不料王×早上上班,见门上油漆大字:“房屋危险,请勿靠近。”数日无人光顾,几致倒闭。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CAPTCHA Image
Reload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