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须浪饮丁都护

on 03/8/2012

× 网络作家多如牛毛,我喜欢的却没几个,鼠七里是其中之一,现在好像退隐很久了,可惜,连幽冥十杀阵都没写完啊……

[小记]不须浪饮丁都护

作者:鼠七里 提交日期:2000-10-19 21:41:00

女生宿舍宴请男生宿舍,请柬让男生来写。

让我这个男生来写。

香喷喷的女生宿舍,在下坐,左手香茶一杯,咖啡一杯,右手两个女生大人趴着看,不时打扇子。那是冬天。在下感到一阵阵寒意飘来。于是定下心神,视世间沉鱼落雁皆为脂粉骷髅,写。

“时维二月,岁序双九。白冰初滴,八极呈回春之象,考试已过,同门现中兴之容。书生意气,本当雄行仗剑,手足真情,何妨从容把盏。满庭辉耀,当思管鲍之礼,一座言欢,不让钟俞之义。道不尽人物风流,看不断如画江山。写不完文章锦绣,唱不清烟雨江南。百年坎坷,悠忽一梦。问岳阳楼头,浊酒谁在?易水河边,筑声仍寒。追古抚今,宁不有苍茫之叹。人浮世间,萍聚汪洋。当此世纪更替之交,四美齐聚,二难皆并。何不浮白!二十九晚六时,401略备洒扫于校食堂,劳降玉趾。”

搁笔。两位女生大人看完了,说:“不懂。”

“不懂就对了。让你们这些茄子脑袋看懂了我的颜面何存。”

被用枕头殴打。问“浮白是什么意思?劳降玉趾是什么意思?”

“浮白就是喝酒,劳降玉趾就是请您把您的白玉一样的脚指头放到这里来,请神用的——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男生的脚是学校的恐怖传说。”

“总要有个名字啊。”

“名字?请柬还要什么名字……好好好,我写。”

于是在下提笔在最上面一行写下:不须浪饮丁都护。趁着两位女生大人摸不着头脑时逃了出来。一间一间宿舍看过去,名字乱七八糟。女生宿舍叫“望夫崖”、“花房姑娘”、“指北针”(北是指北京),男生宿舍叫“XX协会”(XX的意思自己联想)、“好来屋”(请讲“好”拆开成为“女子”)、“姐夫居”(该宿舍排行不称呼大哥、二哥……而称呼大姐夫、二姐夫……),猛抬头看到了“盗贼工会”,知道到家了。

现在是寒假。本宿舍一位浙江人、一位海南人还有我山西人都没有回家,三个哈尔滨本市的留下来陪我们。其中老六遭遇最惨,天天被他令堂教训:“你看你学习那么差,你看看咱们院的大黄,和你一个系,学习那么好……”其实大黄学习比他还差,有名的“高挂二人组”,考试抓一个是大黄,抓两个是大黄和他。只不过大黄报喜不报忧。但是老六母亲用大黄的先进事迹来教育老六要向大黄学习实在是让老六整天以泪洗面,喊一声“无毒不丈夫”住到了学校。一窝痞子凑到一起能有什么好事,打麻将打架喝酒偷自行车。本来宿舍的名字叫做“闻香小渚”,被我硬生生地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

401宿舍七个女生没有回家,姿色都不错,眉来眼去地就勾搭上了。平常总请她们吃饭真是有了回报。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年夜饭真是让我激动不已。推开门,屋里烟气腾腾,四个人正在支桌打麻将。老六高喊一声:“到了!!!”和了个对倒农村听,被嘲笑。我把年夜饭的事情一说,群情踊跃,算算日子就在明天,摩拳擦掌地准备饿饭。

正说之间老大回来了,嘴里嘟囔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唉,没想到敌人如此之猖狂!”这个“敌人”指本系教授王老师,快六十的老头子,有名的铁手铁二爷,本校四大名捕之一,抓人补考事业心最强的一位。外号叫做“王百万”,意思是不抓满一百万人决不撒手。平常喜欢听齐秦的歌谣“这一次我决不放手”,在考试或者主持答辩之前口中念念有辞,后来研究唇语的同学说他是在说:“俺叫你来得去不得!”,更有甚者,在学生澡堂洗澡时有人见到他背后纹了一个斗大的“死”字,对学生噩梦涨红贡献良多的人物。这次考试抓捕了全级同学的75。52%,整整一百零八人,可以组建水泊梁山。本宿舍只有我老人家有幸逃脱,有诗为证:“劈破玉笼飞彩凤,砸开金锁走蛟龙”,甚是运气。401全部逃脱,被评为优秀寝室,发了一笔银两。甚是嚣张。

老大一听说有蹭饭的机会双眼放射绿光。正在这时401老小来送请柬送了,原封不动,连照抄一遍都没有。我们当即开始了对捂着鼻子躲烟味的的她的批评教育:“懒惰思想,好逸恶劳,都是自由化倾向在作怪。都照你这样还怎么建设社会主义?啊?还有脸笑!……回来!好,你就这样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

本舍兄弟也对“浮白”、“劳降玉趾”之类进行了疑问,最后有人说:“这‘不须浪饮丁都护’什么意思?”

“这个……”我说:“李贺的一句诗。刘宋武帝大女儿的丈夫被杀之后一个姓丁的都护埋掉他,公主问这个都护事情时很伤心。大概是说喝酒是为了浇愁吧。”当然这个解释也许会把李贺气得在棺材里翻过身来,但是我管他那么多做什么。没想到那个弱智听完了之后喃喃自语:“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我听了简直想替李贺干掉他。

为了不吃饭,晚上早早睡觉。老二脱下袜子,大家如临大敌。听着袜子扔到桌子上的声音和两块普通砖头没有什么两样。那袜子离开了脚还恋恋不舍地保持着脚的形状,体现自己的贞操感。我们骂老二:“扔了扔了!这是袜子还是长筒靴??你看这形状,好象把你的脚砍下来搁桌子上一样!快点!你再不扔我们把它们弄你床上去啊??”

老二不满地嘟囔,恋恋不舍地把袜子扔出了窗口,窗外传来当当两声。随即楼下传来声音:“哪个王八蛋用鞋砸我???我靠,是袜子!哪个王八蛋用袜子砸我???”喊了几声大概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一路骂骂咧咧地走了。我等窃笑,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饿得眼睛都蓝了。老四是海南人,平常喜欢到处抓耗子吃。据说耗子被他的眼睛一盯就浑身发软,动弹不得。耗子跑过我们宿舍门口要绕半径一米五的半圆。我亲眼见过他走进一间宿舍,停顿,吸两下鼻子,说:“有老鼠。都出去。”不久自己一只手拿着一只耗子出来了。话说我们硬是挺着没有吃早饭,到了上午十点来钟,老四坐不住了,出门搜罗耗子。过了一阵垂头丧气地回来,大概学生放假,耗子随例也放了。不久导员进来,寒暄,“拜个早年”,然后说学校照顾寒假没有回家的学生,请大家在食堂吃饭,时间是今天晚上六点。我们条件反射,不约而同地说:“不能改个日子明天么??”导员生气地说什么话,“这个还能讨价还价么??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到时候校长和王老师都要出席,记得他们讲话时要起立微笑鼓掌,记得啊!”然后要走,临走时看着老二的光脚疑惑地说:“昨天我路过这里被袜子砸了,和你的脚差不多大……”

我等呆。还是老大有急智,迅速跑到食堂进行询问,得知除了学校宴请学生之外尚且有人摆婚宴,在楼上。回来一说,大家大惊失色:怎么能便宜了那帮小妮子!于是公推我去交涉,我进入401,看着桌子上的牛奶和饼干立刻忘记了此行的目的,大喊一声:“我饿了!!”一把就将饼干匣子搂了过来。立刻脑袋上挨了七八枕头,人一挨打就清醒了。我说出事情的始末,401大笑起来,一副“赚了”的模样。气得我真想把老二的袜子钉在她们的门上。后来经过我的软硬兼施,她们把宴请的日子改到了初五。

中午饭也没有吃。咽唾沫咽得嗓子都干了。一闭上眼睛就看到无数好吃的飘来飘去。于是睡觉,醒来时已经下午四点,看到老五愁眉苦脸的,一问之下知道做梦吃面条,醒过来鞋带怎么也找不到了。后悔得肠子发青,翻来覆去地说:“要是不吃那碗面条就好了……”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大家正襟危坐,互相鼓励着不要喝水,留好肚子。“五千年都过来了,还在乎一个小时?”胃液分泌大概加速了。好容易捱到六点,踩着雪去食堂。

食堂二楼已经进入了状态,一楼也摆好了桌子,我们在指定的桌子入座,发现401就在旁边。想插换座位被导员厉声喝止。桌子上摆着冷拼和酒水,热的还没有上。过了半小时校长还没有来,大家咽口水的声音大概响彻了整个食堂。导员脸上挂不住了:“同学们要是饿了就先上点炸糕饺子?”下面整齐划一的声音答复:“我们不饿!”话音还没有落地,校长和铁手王老师来了。我估计至少四成的学生在心中暗想:“校长您来的太及时了,您是我亲爹呀!!”

热菜一一端上,早已成为饿鬼投胎的各位立刻开始抢粮一样吃饭,赛过逃难。这时导员说校长和王老师要讲话了,校长清清嗓子,说给大家拜个早年,他老婆不给车钥匙,可是不能不来看望大家,骑了个破自行车来了。大家起立,鼓掌微笑,王老师说他时间不多,他夫人得了阑尾炎住院了,他来看望同学们,拜个早年然后马上要走。大家面面相觑,有几个脑子慢的已经起立,鼓掌微笑了。既然这样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大家一起鼓掌微笑,王老师在掌声中走了。

然后校长一个席一个席地敬酒,挨个问学生的姓名,对其以后的万里鹏程进行美好展望。我们是最后一桌,到我们时校长大概喝了四钱杯子二十多杯。我自言自语地说:“我操,校长这老B还真能喝。”校长听到了,问导员:“那位同学说什么?”导员也喝了不少,想了半天说:“他说他操,您这老B还真能喝。”校长大概根本没有听明白说什么,哈哈一笑,和我干了一杯。完事之后继续讲话,说他也该走了,大家吃好喝好,不够再要,他给了食堂一万四呢。然后在大家的掌声之中出去,不久又回来了,怒气冲天的说自行车丢了。大家大笑鼓掌。导员陪他打车回家了。

所有人立刻自由化起来,串桌子互相敬酒,我们和401随即融合成一桌。过了一阵,楼上的新郎新娘大概喝多了,居然下来敬酒,以为我们也是来宾。晚上十点,散席了,401要去蹦迪,于是一起去了。在大街上乱窜,发现没有哪家迪吧开门,窜了很久,直到午夜的钟声响起。大家要回去了。一路上我们互相鼓励初五的饭局,从明天起开始饿饭吧,人饿六天死不了。听得401毛骨悚然。

星星的光芒照在我身上,几百万年前就出发的光。我踩着雪忽然觉得空虚。这些日子的生活就是为了一顿饭。我想很多人一辈子活着,大概也是为了一顿饭吧。于是在迷惘中抬起头,大声喊出“不须浪饮丁都护”的下一句:

“世上英雄本无主!!!!!!!”

老六回过头来,无主,要打拖拉机么?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CAPTCHA Image
Reload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