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GE RACER(并非攻略)(无关风月,只为留念)

on 03/6/2012

RAGE RACER(并非攻略)
原载于《家用电脑与游戏机》杂志,1997年4月号
文/户愚吕,编/小马(AWEI,现《家用电脑与游戏》杂志主编)
这只是一个熟悉的冬日清晨,而这条与东京湾防波堤并行的公路,以及路边这张略显斑驳的长凳,也是我所渐渐熟悉了的。四天来一直是它们在陪伴着我一起来迎接朝霞中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但胸中这一缕兴奋与焦躁相织的复杂心绪,却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现在是五点二十八分,如果她准时的话,那么……想到这里,我那颗早已迫不及待的心急速的跃动起来。不能再缩手缩脚的了,下定决心了!天才户愚吕一定行!不由自主地,我的目光被拉向了那略显模糊的地平……
还是在上周的事吧!因为是 NAMCO 新娱乐城 NAMJA TOWN 的开业式,所以难免人头攒动,其中的一个便是户愚吕。说实在的,对于我这样一个耽于享受的纨绔家伙来说,已经对一切都失去了新鲜感,今天的行动,只不过是无聊人庆祝无聊的一种方式而已。什么?连“吃豆”这种东西也要做成 POLYGON 的吗?!真是无聊已极!然而这无聊的一切却都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既新鲜又有趣。我并不是指那个秃头大嘴的 PACMAN ,而是正操纵着那“秃脑袋”左冲右突的苗条女孩——一头清爽的短发舞动着快活的节奏,关注着屏幕的一双大眼睛分明闪着动人的笑意,黑色的紧身套装更是勾勒出一道优美的风景……这种少女正式我所心仪的类型,想来她必定是上帝派来拯救这枯竭灵魂的圣女吧?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凭着无聊人特有的无聊的韧性,我逐渐解开了她的身世之谜:女孩名叫永濑丽子,是永濑重工株式会社社长的孙女,这家会社以出产高性能的跑车,以及创办了著名的 RAGE RACER 车赛而闻名。丽子则更是个天才,自从十六岁那年获得了自己的第一辆赛车之后,仅用了两年时间便横扫车坛,一举夺取了 RAGE RACER 的桂冠,看来只有我这 100% 户愚吕才能追的到她呀!虽然是这么说,已经在丽子晨练的必经之处守候了四天,我却仍然拿不出勇气去接近她,真是太没用了!不过今天绝对会不同,昨晚我拟好了一个周密的计划……
“汪汪!”两声犬吠打断了我的回忆,也抽紧了我的心:那是丽子的宝贝儿 RICKIE ,关键时刻就要到了!我定了定神,拔腿急奔入路旁的皿屋敷中学,并在距校门口五米处作好冲刺的准备,同时心里不停地默念着早已背熟的程序:1. 冲出去撞倒丽子。2. 装出十分意外而愧疚的样子。3. 道歉。4. “真是不好意思!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请你去看《幽游白书》剧场版好吗?要不就卡拉OK?……”越来越近地,一串如音乐般美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我算准了时间,一咬牙猛奔出去,冲向那曙光中最美的身影。不想那身影忽的一闪,我收不住脚趔趄出去,于是迎接我的是这晨光中最硬的电线杆。“呜哇!”我忍不住叫起来,而夹在这惨叫中的,是丽子银铃般的笑声,但这笑声中分明带着某种不屑。接着,她微微扬起了头,俏皮的嘴角向一边翘起,带着那种富家女孩特有的高傲问道:“你是什么人?”我想自己的脸此时已变成了五色土的样子,只有照答的份儿了:“我……我叫户愚吕。”“户愚吕?好怪的名字。想接近我也用不着使这种蠢办法嘛!最近怎么总有人从这跑出来撞我?浦饭和桑原是不是跟你一伙的?”原来是这两个家伙搅了我的美事!绝饶不了他们!我又羞又恼,在丽子面前还要嘴硬两句:“办法是蠢了点儿,可心是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啊你……”丽子一时语塞,“那么,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战胜我,成为真正的 RAGE RACER,那就随便你了。”随便?…当我还沉浸在妄想中时,丽子的靓影已经消失了。没想到她也是会脸红的呀!那是比朝霞更美的颜色。

RAGE RACER ,简简单单的两个单词。可那是经过八个业余、六个专业级别的艰苦角逐才能取得的称号啊!而且必须在每个级别的四次机会内跻身所有赛道的三甲之列,否则机会用光了就会使以前的努力付之东流!目前我所拥有的,只是一两二手的“夏利”模样的跑车而已。可也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那就是空前绝后的无聊的韧性:绝不服输!一回到家,我便钻进车库,把咱的“老爷爷”粉刷一新,并在车头漆上丽子的玉照,爱的战士户愚吕参上!
业余一级的赛车场并没有几个观众,但列在前面的十九名赛手仍然令我万分紧张,要是不能进入前三名,那连报名费都要赔光了呢!随着提示灯的闪现,我额角的汗珠也一粒粒的滚了下来。终于,二十辆赛车如离洞之龟般爬出了起点。毕竟是业余级呀!只有一百三四十公里的速度,而对手也是如此的愚弱,我户愚吕竟然在平生第一次车赛中轻松夺冠了!当然奖金也只是轻松的可怜的 400eg,唉,继续奋斗吧!第二个赛段对于我来说已是驾轻就熟,teach those suckers  a lesson ! 我这样想着,开足了马力,并无意流连窗外的湖光山色,只是任由一辆辆劣驹从身旁擦过,不用说,优势一个冠军到手了!
不知不觉地,我与丽子的初次见面已经是一年前的往事了,这一年对我来说,无非是买车、换引擎、比赛、拿奖金这四件事的循环往复而已。要在一年前的我看来,这一切简直是无聊透顶,然而事实上这一年是我经历中最充实、最愉快的一瞬。当年那种被自己称为“无聊的韧性”的东西,已经变成了真正男子汉才拥有的坚强的毅力。此时的我心情极不平静,明天是我进入专业级的第一场比赛,我将会面临怎样的挑战呢?这种心情正如当初排在那十九辆菜鸟车后时一样。不过我已经对自己有了充分的信心,正因为此我的对手便注定了他们菜鸟式的宿命,明天的专业人士也会因为新来的这个家伙而发抖吧!这样想着,我不由瞟了一眼枕边的那枚贺卡,封面是一幅太空站的全景图——真没想到丽子的理想竟然会是去开发宇宙,难道她真的那么舍得离开这里,离开……我么?不过上面的话还算令人欣慰:I’ll have my eye on you, keep it cool ! 虽然不那么亲切,但毕竟她开始关注我了,当年所作的蠢努力不也就是为了这点儿幸福感吗?
劳碌的生命就仿佛那种快动作的老式电影一般,当我打了一个哈欠说:“片头没看明白,再放一遍好吗?”屏幕上已经打出了“TO BE COTINUED”的字样,这一年专业赛手的生活对我来讲也是如此。手上所捧的最新《TOP RACER》杂志在卷首印着一条硕大的标题:20岁的死斗!永濑 vs 户愚吕!天使 vs 恶魔?笑话!竟敢称我是恶魔?!但我却乐于承认拥有魔鬼般的速度与技术,那些“专业鬼魂”恐怕没少受我户氏地狱的煎熬吧!明天就是我与丽子真剑胜负的日子了,我却失去了年少时的那种心跳。最近一个问题不停地困扰着我:如今我更爱的是丽子还是那种叫做速度的感觉呢?每小时350公里快感的诱惑委实令我难以拒绝,很多时候说不清她们在我感情的天平上到底孰轻孰重,也许丽子即是我爱的速度,速度便是我爱的丽子。

专业六级的赛道旁挤满了人,女观众们在高呼着户愚吕的名字,而男车迷们则对丽子的出场反响强烈。我走上前去,跟她打了个招呼:“永濑小姐,您应该记住今天,因为这将是某位小姐让一个优秀男士随便的日子。”丽子莞尔一笑:“是吗?不过这也是某个傻小子被电线杆随便了的纪念日呢!”可不是吗,两年前的故事也正是开始于这样一个朝霞满天的清晨呢!
赛道上,丽子那辆红白相间的永濑跑车格外引人注目,我对它和自己的69号车(因为是花了69万eg买来的)的性能一清二楚:丽子的优势在于加速性和操作性;而我则拥有最高时速的优势。
比赛伊始,形式便已明朗:其实这只是我和她两个人的较量而已。然而在最后一圈,已抢得先机的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将自己高贵的车头撞上了一辆菜鸟卑劣的臀波,而丽子则迅速地朝了过去。怎么办?前面只有两个弯道了,难道说就这样放弃了?绝不!正因为我爱上了丽子,爱上了速度,所以我必须超越丽子的极限,超越速度的极限!加速,上档,再加速,再上档……我这才明白了自己体内积蓄的疯狂和野性是多么的恐怖。清晨的微风在耳边已经变成了尖厉的嘶鸣,而引擎更是发出了最后的吼声,飞转的速度表告诉我:目前时速已经达到了402!丽子的车越来越近了,然而失败也越来越近了:最后一段直道如瓶颈般细窄,只容得下两辆车并行通过,而狡猾的丽子则将自己的“红白机”稳稳地驶在道路正中!这简直就像被一双巨手扼住了喉咙,勒得我喘不过气来,一切都完了……出人意料地,“红白机”忽然有意无意的往左一偏,在右边让出一条生路来,“疯狂69”自然毫不客气的呼啸而过。此时的我,已经成了爱与速度的囚徒,69号赛车则像一个无人引导的孩子般冲过了终点……
似乎只记得 FINISH 六个大字从头顶飘过,之后便是一阵剧烈的撞击和眩晕,好像当年朝阳中的电线杆那般亲切……朦朦胧胧地,听到一个女孩的呜咽声。我心里一动,但两年车手生涯中养成的不动声色的恶习却教我只是将眼帘扯开条缝,偷偷的窥视……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将我的胸膛压扁,我忍不住大叫着跳下担架,倒是把那个自称深谙急救知识的壮汉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站在担架旁的丽子不知什么时候擦干了眼泪,正要重复她的高傲表演,因此没能有任何准备地任由我抱在了怀里。接着,不知所措的她听到我在耳边轻声说道:“真的很高兴,听见你在为我哭。”
如果你曾经去过皿中,会发现校门口所对的电线杆上还留着这样一行小字:“A new race is on. 户愚吕•永濑丽子”
那是我们爱与速度的告白。
编后:编者拿到这篇稿子后感觉很怪,便问:“户愚吕老弟,最近是恋爱了,是脑神经衰弱,还是《心跳》玩多了?”答曰:“攻略不能反映游戏时的感受,所以尝试一种别的写法。”后又狡黠一笑:“另一个原因是:你第一次看 RAGE RACER 片头时的那种眼神。”“啊?……”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