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首相 – 5

on 01/10/2012
    我对大臣说我必须转移到新的牧草地,让自己为首相服务。我试图以我自己没有感觉到的难过心情来表达之,为了不让哈克看出我眼下体验到的高兴和宽慰,既然我曾经被判决与他共事几年的苦役快满期了。在此期间我一直未曾盼望获得假释。
他作出反响的方式真正使我怀疑他的情绪是否平衡。他似乎在哭泣。很明显他是一个严重歇斯底里症患者。以前我对这一点並不清楚。
让他理解我有了新的职位要费不少时间,由于他一想起我将离他而去他就心绪烦乱。随后他以尴尬的姿态卑躬屈膝起来。他问我会不会为首相干事,①像我对待②他一样。他的意思是像我为他干事一样。③他就讨好巴结起来,使用奉承的词句,说他多么敬仰我以及我一贯是多么好的人,以便滑过去。当然,他说的完全是实在的,但是他的动机是完全昭然若揭的。
他给我机会向他回敬赞词。我能极力设法做到的是向他保证我不可能盼望获得一个比他更好的大臣。他看来非常兴奋激动。出奇的是,他仍然把我说的每句话从表面来理解而信以为真。
我们两人同意我将在星期五晚上向行政事务部的职员宣布离任,赶在我的新委任状公布之前。这样我可以在圣诞酒会上向他们告别。
哈克说那无疑将是一个高兴的场合。显然他指的是“对我来说”。当然“对他来说”,将是悲哀伤心的。
[阿普尔比文件928/2033/NT]
12月18日
这是一个非常兴奋激动的周末。一切均在星期五晚上开始。那天结束时,我们在我的办公室里举行了一个小规模的酒会。我们把我的私人专用办公室里以及汉弗莱的私人专用办公室里的所
① 英语中所用的词是do for(为……干事)——译者注。
② 英语中所用韵词是do to(对待,对付……)二者相差一个介词,含意不同,
听到这话的人对之的理解也不同.——译音注。
③ 我们认为不是这样——编者。
有家伙都请来热闹热闹,庆祝圣诞节,参加者还有我的司机罗伊和几个送信员和清洁人员。现在是平等的时代。
    我送给他们每个人下议院习惯送的薄荷糖或者瓶装酒,他们看来很高兴,尽管感到有一点点意外。随后我们大家喝了几杯,不太多,我发表了短短的动人的演讲,提议为汉弗莱的健康干杯,这一举动(尽管我自己心里这样想)进行得非常之好。他也向我致意和祝福作为回敬。酒会散了我们两人都各自驾车回家。
伯纳德·伍利爵士回忆道①:
哈克的日记对那次圣诞酒会的叙述不太正确。我记得很清楚。通常开始总是有些窘的——我们大家围成一个圆圈站着不说话,手里紧捏着粘手的装着雪梨酒的酒杯,屋子冰凉,因为圣诞放假暖气已经停止供应。正如在所有办公室里的聚会一样,拿社交来说,我们相互都没有什么可说的,傻里傻气地露着牙齿笑嘻嘻,一直等到我们发觉那位大臣预料要显露醉意时我们才收敛笑容。
他过份大方地为我们倒酒,最后问我们大家(不是一次而是好几次)高兴不高兴,愉快不愉快。
我记得他问过汉弗莱爵士是否期待去内阁办公室工作。汉弗莱爵士听了兴奋起来,但是富于同情地添上一句说,大家对欧洲香肠这个烦人的问题群情还是激昂的。
“啊,对!”大臣咕嘟地喝了一口,说道,“那欧洲香肠!”
汉弗莱爵士禁不住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尽管明知对咕克可能是嘲笑,他回答说那欧洲香肠肯定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新的战术导弹。
“是吗?”哈克被搞糊涂了,没有领会这个玩笑而问道。一下子,引起大家局促不安的因素增强了十倍。
最后,我们大家惧怕的时刻到来了,哈克向汉弗莱爵士致告别词。哈克在他日记里说他认为他讲得很好,即使按他自己独特的标准来看,这也是一个弥天大谎,十足的自欺欺人,
①  同编者的谈话。
他在开始时,先说他不得不说“几句话”——我敢说这是一贯的套话。随后他喋喋不休地谈到圣诞节对我们大家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平安和幸福归于世人如此等等,然后说举行一个小小的节日叙会总是一种愉快,把为他服务的人聚在一起。说了之后马上笨拙地子以改正说是帮助他的人①。
    他对大家的帮助表示感谢,他谢谢所有的人,“从常任秘书起一直下至我的通信员、我的司机、清洁人员……我不是指上下的下,而是说至少仅仅指的是楼上楼下,汉弗莱在这楼上面的四层楼,喔,不,不!我们这里没有任何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他一定已经注意到我们都带着一些不信任的神情瞪着眼睛看他,他就急忙进一步为自己解释.“我们大家都是平等的,”他明明说话不老实。“是一个小队,像内阁一样,不过我们都站在同一条线上。没有在背后说人坏话,没有向报界透露什么。”他忽然体会到他的话可能被人引用来说明他不忠于他的内阁同事,也体会到即使他在表明我们都站在一条线上,没有背后说人坏话和没有透露什么,可是也许在这个集会里有一个非官方发言人或消息灵通人士,或者也许存在着一种感觉,认为他是队伍中一个坏球员,因为他批评他的内阁同事……他马上添上一句,“我意思是指‘影子’内阁。”然后他甚至连这一点也收回,他说,“不,不,今晚‘不谈政治’。祝大家平安和幸福,包括当官的在内,特别是那些将要离去的。因此……为汉弗莱干杯。”他手有些哆嗦地举起酒杯。
哈克演讲完了,给整个冰凉的屋子带来一阵松口气的感觉,此情此景实在难以形容。我们大家抿着酒,汉弗莱爵士作简短的答词並大方地感谢每个人在过去的岁月里所做的艰苦工作。他说这样的场合产生一种百感变集的心境和个人的情绪矛盾,因为尽营他的离去是一件荣誉事,可是心中不免黯然。
他补充说他特别感到难受,为了离此他去,不能再为在他一生经历中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一位大臣服务。大概就是这句话使哈克误解为
  ① 英语中 serve 一词意指“服务”,在serve(to help)中它意指“起(帮助)作用”,所以哈克在改正时徂容易,只要在sever后面加to help。把serve him改成serveto help就可以了。一一译者注。
赞美之词。
  我们大家都承认一种极其独特的伙伴关系已经结束了。
我在酒会开始前已把咱们的警卫侦探打发回家去丁。按理他们不能下班,但是我坚持这样做。是友好,亲善等等的节日。所以当警察拦住我时,他们不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拦我。我驶得非常平稳,绝对安全,慢慢地小心地回到我的选民区去。我模糊地记得有一个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超越我的车,这也许使人觉得我的安全做过了头,只顾安全而不及其他,但是这算不上一条理由来控告我醉酒开车。我的意思是,喝醉酒没有错一一我指的当然是道德上,不是法律上。危险在于你喝醉酒而成为危险人物,不过我从来没有。
不管怎么说,突然不知从哪里出现一辆巡逻车,里面坐着两个警察。我说我有银色证章,就没有事丁。我知道安妮不是一个好的驾驶员,可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不得不让她开车驶回家去。
[我们在研究工作中还未发现那天晚上拦住哈克的警察的记录本。不过我们有幸在内政部档案里发现警察厅长的一封来信,里面摘引了警察的报告。我们把它复印出来,见下页——编者。]
新苏格兰场
布罗德大道,伦敦,SW1HORG
常任秘书
内政部

①  即伦敦警察厅的正式名称——译者注,
怀特霍尔

伦敦sw1
12月19日
亲爱的理查德:
我们遗憾地向您报告,行政事务部大臣、国会议员詹姆斯·哈克阁下,在星期五晚上开车回家路上被我们的警察拦住。他正以每小时约九英里的速度开车前进,並且酒味很重。由于他马上出示银色证章,我们的警察没有对他进行呼气测醉检验,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只能归罪于缺乏经验。
警察报告说他们走近哈克先生时,他第一句话是“晚上好,辛斯泰怕尔①,克罗斯默斯②快乐。”问他为什么车子开得那么慢,他回答说“我不想叫路边镶石碰撞我。”显然没有喝酒的哈克夫人提出由她接着把车开回家去。
如果您能使大臣觉得这件事的严重性並警告他下次再违法,他的银色证章将起不了保护作用的话,我将不胜感激。在我这一方面,我将给予负责“保护”他的警卫侦探以纪律惩戒並保证以后他们必须懂得他们的职责包括政治家们自我保护在内。您的诚挚的,
签名

1 2月20日
想一想我是多么感到意外呀!在下一次内阁会议结束之后——对汉弗莱来说是他当上内阁秘书以后的第一次一一当我们走出内阁会议室时,他把我强留下来,要我顺道去他办公室同他谈谈。
我向他祝贺他第一次主持内阁会议进行得很好並问他坐在首相的右边有何感受。
①  他应说康斯泰伯尔(Constable,巡警),但说成辛斯泰怕尔(Cinstable)-译者注。
②  他应说克里斯默思(Christmas,圣诞),但说成克罗斯默斯(Chrostmas)——译者注。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