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审判日

by rainsight on 09/15/2011

奇怪。
群里收货人的报价越来越低了,现在报价比我刚开始刷斯坦索姆时起码低了三分之二。我有点奇怪,连着3个星期,魔兽G币的币值几乎是直线下降,怎么回事?
等到我的收货人报出5美分一G的报价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在QQ上逮着他狂问是不是国内这些游戏工作室都改成魔兽打金了?他都有些吃惊地告诉我说现在有外挂刷G了,你居然还不知道?
啊?!
找群里的腰果,他现在在卖外挂啊。
啊!!
一听到,我吓了一跳,外挂的出现,常常就意味着一个游戏的终结,像传奇,外挂一出,没有人会去辛辛苦苦练级了,PK里的技术含量也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挂机时间的长短和有没有双倍经验值了;还有奇迹,虽然我并没有玩过奇迹,可是从它开始的好评如潮到现在的每个人都弃之如敝屣,外挂在里面起得作用不能不说至关重要。做为一个计算机系的毕业生,虽然成绩并不优秀,我对wow,应该说是暴雪,一直有那么样的一个信心,它的网游,不会像韩国网游一样被人破解数据包而上外挂吧。并且,外挂一出,G币肯定要大大贬值,像我这样的个体户基本就是关门了事了。我忧心重重地看着外挂售卖者在群和论坛上大作广告,并怀有一丝希望,这个售卖者是一个骗子。
我错了,1万一个的外挂,卖得很好,在论坛上各式各样的回帖基本上都是正面的。某一天我心神不宁地M了那个卖外挂人,约好去看外挂。
卖外挂的人出乎我意料的年轻,自称是叫阿坚,说话口气听着似乎很强硬,咬定一口价1万,决不打折。他穿着一身水蓝牛仔衣裤,头发之长和我有的比,脸色苍白,一双手手指细长。
讨价还价了半天,我忍不住说那看看你的外挂表现,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他努努嘴,想说又没说什么,打开随身带着的破破烂烂的杂牌笔记本包,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居然是顶级配置的刚上市的T41 IBM thinkpad,我@_@,做外挂果然赚钱。不过认真看了下,应该不是刚买的,虽然看着保养不错,但看得出使用频率相当的高,用到比较少的外壳还相当新,内里的键盘插的很干净,却油光发亮,小红点都快成小黑点了,USB插口更是蹭的闪闪发光。
阿坚打开电脑,却没让我看,飞快的按了几下,直到进入了魔兽世界的界面,才把屏幕移到我这边,边操作边向我讲解。
真的是外挂,我清楚地看到游戏角色被直接传送到厄运北国王大厅里,刷国王了。阿坚手不停地按键,我看到他的猎人打了一下国王,又按几个键,猎人直接被传送到某个台阶上,等待约几十秒,国王从屏幕外跑来,却被卡在了某个BUG点,猎人一下一下地平射,国王一会儿就挂了。再输入几个数字,按个键,LR飞回去开了箱子,拿了贡品,飞到了副本门口,重置了副本,又开始刷了,我约莫估计了一下,一天起码可以1500G以上。
我看着这个外挂,似乎看到了魔兽世界的末日。
我专注的看着,直到国王倒下,猎人又瞬移去开贡品箱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魔兽完了。”。很搞笑得,我居然不是觉得这外挂有多强大,而是想到G币的未来,似乎一个个G币都张上了翅膀,纷纷飞离我身边。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在魔兽世界里,因为有了副本装备绑定这两个创造性的发明,使得他的可玩性大大增强,但正因为有了副本,魔兽世界的经济体系是一个非常失败的经济体系,因为注定他的G币会无限贬值,而这个外挂的出现,可以说是对魔兽世界致命一击。对比野外的矿石,草药,怪物,都存在着一个刷新时间,也就是说出产的原料是接近恒定的,但副本却不是这样,可以无限刷新的副本,也就意味着无限G币,当G币大量出现,它对原料,对真实货币的比值必然下降,就象现实社会中的通货膨胀一样,如果没有新的方法大量消耗魔兽G币,这个游戏必然步入崩溃的阶段。
没得玩了,洗洗睡吧。我向阿坚点点头,算是说了再见,梦游一般恍恍惚惚地站起来往门口走去。走出门口,我回头看了看,阿坚还莫名奇妙地坐在那里。
兄弟啊,不是我不照顾你生意,而是你这个外挂也葚TM狠了,要是这外挂不过是比人力FARM多出一倍的G我也就买了,可现在一看,不是一倍的问题,完全是无限刷G啊。你不是帮我们这些打G工作室赚钱啊,你是害我们破产啊。
回到家里,我喝了杯水,开了电脑,打开魔兽,就当手指已经移到账户的字母键上时,我停住了。这完全都是习惯性的动作,可那一刻,我突然觉悟到,魔兽的一切,都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变得没有意义了,那么我还上游戏干嘛呢?
手指在W键上停留了很久,我还是飞速键入了法师的账号,是啊,不玩魔兽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接着的几天,还是习惯性的刷着STSM,习惯性的带着小号,习惯性的在大洋彼岸的玩家入睡后开小号上线做任务杀怪升级,但这只不过是一种物理学上牛顿第一定律的惯性罢了。
叮咚,又有人在M我。由于心散了,人也懒了,懒得双开刷STSM,我都是一个人在西瘟疫之地随便刷刷2号达尔松之泪农场的怪就算了,虽然来G少了点,但不用这么全神贯注的费脑,再说了,G多G少不是问题了,反正很快G就会泛滥了。
看下名字,叫pie of american, 一个45级的侏儒术士,同工会的。
“是1niteinbj吗?”
“嗯”
“啊,终于看到你了,请问你能带我升级吗?刷STSM啊。会里的朋友说了,说你带最好了。”
“斯坦索姆啊,很久没刷了,麻烦的很。”
“对不起,拜托,我想快点升到60啊。”
“要两个法师的,现在没人啊。”倒不是说谎,双开去刷,没这心情,中胖又不在。
“啊?那我再找个来。”
“找个来也没用,要会刷的,vivian可以,不过他现在不在。”
对方回了个……
叮咚,vivian上线了。
对方又发来一条“^_^”
想想闲着也是闲着,我打了个哈欠,正想给中胖发条信息,中胖已经发过来了“stsm?”同时一个大大的vivian邀请你加入队伍跳到屏幕当中。
这小子,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随手点了接受,发现队伍已经满5个人了,靠,效率真高啊。
我现在发现中胖这小子,有带小号的瘾,只要是会里的小号,一呼就应,有请必到。
一路慢跑到stsm,顺便遛了一圈瑟银矿的刷新点,采了几块瑟银,看看地图上中胖一队人浩浩荡荡地来了,就开刷了。
现在我和中胖两人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节奏把握得如同行云流水,只把那3个小号看的目瞪口呆。
不到两分钟,第一批怪就死拉死拉的倒下了。
我正准备退队拣钱,却见那侏儒术士一个箭步先开了尸体。
你获得了1银币6铜币
pie of american拾取了(虔诚护腕)
pie of american拾取了(符文布)*3
??????
我打了一串问号,还没按回车,这小矮子又开了一个尸体。
真晕啊,“搞什么啊?抢尸体?”赶紧上去交易他,一点开交易频道,小ss就往上放了一颗治疗石,啪得关了窗口。
??????
pie of american回过来一串??????
我……
中胖赶紧向他解释了半天,老半天那pie of american才说:“哦,这样啊。嗯,知道了。”
真是小白。
刷到第四趟,我往下一蹲,(鬼雾手套)赫然映入我的眼帘,哇,今天手真红啊。
“给我给我。”又是那小矮子在小队频道里喊。
“呵呵,好,就80g吧?”
“??????”
“??????”
“为什么要给你钱?这是术士用的啊?”
我在屏幕前面差点吐血,老大啊,我是在带你升级啊,我们不是在下副本啊。
“给我!!!”
我无语的回了个“……”
这时中胖M我说:“给他吧。”
你悄悄对中胖说:“不给!凭什么啊?”
“在外面要卖100g呢,80已经很便宜了。”我在组队频道说。
“鬼雾是ss套装啊,你法师拿来卖,这是ninji。”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farmer,我要赚钱的”
XXXXXXXXXXXX
吵了半天,小白ss恨恨说:“不给是不是?好!”
中胖悄悄地对你说:“看我的面子,给她吧,人家女生,面子薄,说了要你不给太伤她自尊心了。”
你悄悄地对中胖说:“?女的?”
中胖悄悄地对你说:“你不知道?哦对了,你从来不上TS的。”
你悄悄地对中胖说:“唉,好吧。”想想算了,不过80g吗。
pie of american下线了。
……现在的女生架子可真大啊。
给pie of american这么一搅和,大家都没了心情,草草再刷了几趟,就收场了。中胖下线去和室友喝酒去了,我炉石回到铁炉堡,想想还是不要太顶真了就把[鬼雾手套]寄给了那个大脾气的女生pie of american,然后跑到拍卖行去收购。
因为我觉得随着刷国王的外挂广泛使用,G币的贬值肯定无法避免,手头留太多金币也没什么用,而有些东西产出是恒定的,所以我想趁现在有空先收购一点起来屯着,万一金币贬值了,我还是可以靠这些货物来少亏一点。那么那些东西会保值呢?现实生活里,黄金最保值,那是因为黄金产量少,而且稳定,不会腐败变质,可以抵御岁月的风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能保持本质。在魔兽世界里,还好没有有效期这么一说,那么我想那些专业技能里用到的高端物品应该都能起到一定的保值作用。
魔兽世界里一共有12种专业技能,有4种是采集类的:采矿,采药,剥皮和钓鱼,这些都是初级产品;还有6种生产类的,炼金,锻造,工程,制皮,裁缝,烹饪;生活技能类的像钓鱼什么的就不管了,实在太浪费时间。
裁缝,高端的应该算是月布了,恶魔布本身出产量就不大,再加上洗月布是有CD的,应该贬值的速度肯定小于金币。
炼金,泰坦药水几乎是开荒主坦克必备的,而且是消耗品,用了就没了,等大家都开始开荒MC时一定会供不应求,所以我看到也一定收,不过做泰坦药水卖得人极少,不知道为什么。可惜原料之一的黑莲花是拾取绑定的,不能买卖,要不,凭着它极少的随机刷新率,一定可以很好的保值,而另外一种炼金用到的高端草药梦叶草,虽然出的不少,但用到的地方更多,像什么强效火焰防护药剂,强效冰霜防护药剂什么的,我也多多少少收了一点。
还有些高级草药像梦叶草 ,山鼠草之类的,都是用来做高级药水如
[超级能量合剂]
Flask of Supreme Power
需要等级 50
使用:使法术和魔法效果所造成的伤害提高最多70点,持续2小时。这种效果在死亡后仍可继续存在。
[多重抗性合剂]
Flask of Chromatic Resistance
需要等级 50
使用:使你对所有魔法的抗性提高25点,持续2小时。这个效果在死亡后仍可继续存在。
实在是让我看不出在游戏有什么前途,就不打算收了。
制皮我也是,看不出能做出什么好东西,工程,好东西都是绑定的,倒是锻造用到的一些材料,出品率不高,像奥金锭,一块要一个奥术水晶,点化还要CD,奥术水晶出产的又极少,我的盗贼采矿,到现在了还没挖到一块……可以想象肯定不容易贬值,我也收。等收好东西,我就把符文布和其他的零零碎碎挂上去卖。

又是重复工作的一天,我打着哈欠上了线,先把邮箱打开收信,不错,大部分东西都卖出去了,嗯?有一封信夹杂在联盟拍卖行的来信里,是谁的?
原来是昨天那个小白女术士的,抬头就是:“我不要!”正文:你以为你是谁啊,本姑娘不稀罕你的东西,留在自己用吧!╰_╯。
真是的,简直是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不要算了,我还能多赚点钱呢,习惯性地去点下面的附件栏。???附件栏里是空的。晕,前面说了这么多话,我还以为她把东西寄回来了呢。
打开好友列表看看,哈,中胖在。组他,发现他已经有组了。再一看,中胖在斯坦索姆?和人在下副本?
发了个悄悄话给他:“在干嘛?”
半天后才回来一个回应:“刷后门呢!”
“???”中胖老大,这是我的吃饭本事啊,你不是在和别人一起刷吧,要是教会了别人我可怎么办啊?
没回应,虽然知道刷后门很紧张很刺激di,虽然你刷后门我也不能拦住你,可是你也总要回我句话吧?
“大哥,你说句话啊。”
“滚”
这次倒回话了,可这言简意赅的回答让我一阵发懵,中胖从来不说粗话的,更别说是和我说话了,我们大家都笑他,大学四年都没学会怎么骂人,可现在这个“滚”字明明出现在我的屏幕上,任我擦了好几次眼睛才确认我没看错。
疯了!!!!!他!!!!
我也疯了,不停地M他:“你小子有病啊?”刷了他一堆屏还不解气,骑着我马我直奔铁炉堡的飞行点准备面对面地骂他一通。
正在天上飞,跳出个窗口,中胖邀请你加入队伍。很好,我马上点了接受。当当当~当,我加入小队,一看,已经有3个人了,分别是中胖,还有会里的另一个法师,还有昨天那个小白女术士!
“等我”中胖又发了一条悄悄话,很好,很好,中胖,我倒真不知道你还是这样的一个人,背着我和人家一起刷斯坦索姆,还对兄弟说滚,你有种!
从地图上看一个圆点正从东瘟疫跑来,我在西瘟疫飞机点下了飞机,冷冷地站着等他,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圆点越来越近,咦,奇怪,中胖怎么缩水了?还改骑机器鸟了?等他下了马,我才发现不是他,是那个叫pie of american的术士。该死的中胖,重色轻友?不敢面对我了?
那术士下了马,不,下了鸟,噌噌噌地迈着小短腿到了我面前,啪,给了我一个交易窗口,放上那个【鬼雾手腕】点了交易。
pie of american悄悄地对你说:“交易!”
我火了,在小队频道里说:“不交!!”怎么回事啊,中胖,你小子联合她恶心我是不是?
她大概也火了,居然直接在工会频道说:“交!!!”
“不交!!!!”
顿时,工会频道一串问号刷了屏,有人说汗,有人说寒,还有人-_-||| ,更有人说好像很黄啊~~~。
“气死我了,我不要你的施舍!”
“货物出手,概不退还,要就给金!!!”
啪,没窗口了,啪,又一个窗口打开,1,10,100,1000G啊,她点了交易。
“太多了,我不要。”
“剩下的当姑奶奶我给你的小费!”
这是工会频道啊,姑奶奶,你还真……我突然想逗逗她。
“小费太多,我只卖艺不卖身的。”
工会频道一片沸腾,只差开锅了。
小白术士半天没说话,气得吧?
他啪地关了窗口,哼哼,看你还怎么着。
pie of american分解了【鬼雾手腕】
pie of american获得了【大魔光碎片】
pie of american摧毁了【大魔光碎片】
pie of american在向你吐口水
pie of american获得了机械鸟效果
(pie of american扬长而去了)
看着这小不拉孜的侏儒趾高气昂地骑鸟离开,我都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好……原来世界上真有这么拽的人啊。
只见那小机器鸟才刚刚离开营地,突然停住了。?我凑前一看,她头上多了个漩涡,哈哈,这丫头被潜伏的部落盗贼给闷棍了。
西瘟疫是联盟势力最弱的地方,就一个飞机点,点上NPC还特少,在我们这个联盟大占优势的PVP服务器上,要泄愤的部落唯一可以发泄的地方就是西瘟疫的飞机点了,常常组队来推飞机点,不过还是不能得手的多,因为联盟太多,稍稍拖上几分钟,四面八方赶来增援的联盟们就能反推部落了。现在他们也学乖了,常常让一些部落盗贼们在营地旁边隐身悄悄收拾落单的联盟,只要不惊动NPC,世界防护频道就不会有反应。不过现在这盗贼也太狠了吧,明明她可不是一个人啊,我还在身边就敢砍她,也太小瞧我了,虽然我实在不想理她,可要是让一个联盟在我面前活生生被部落杀死,那我还做什么联盟啊。
嗯嗯,你有这么伟大吗?心里的小恶魔腾地跳出来,手里还拿着叉子问我。
是的,同仇敌忾啊!她怎么不对,总还是联盟吧,您能眼睁睁看着一个联盟被部落杀死?心里的小天使也出来了,和迪斯尼动画里的一个造型。
该听谁的呢?
蹭地,脑海里又跳出个小人,没头没脑地,就一个计算机形象,吓了我一跳,“你XXX的又是谁啊?”
“嘿嘿,小的不才,小的是您脑里的另一个意识。”
“!~@¥#!@#%我脑袋里还有这么多NPC?”
“是啊,小的叫理智,那两是最基本的善和恶,不过现在他俩都有些过时了。还有些弟兄还没出来和你见面呢。”
“@#¥#¥%,还有些XXX的谁?”
“多了去了,还有叫利益的……”
我脑子里出现了一张美金100的钞票,彬彬有礼地鞠躬,“您好”。
“有叫情欲的……”
脑子出现了武藤姐姐的形象,汗,拜托,我品味没这么差吧?
“嗯嗯,这些个都是潜意识,不受您主观意志控制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都给我滚!!!!”
“诸位退散,请让我和主公说话。”名叫理智的npc从背后拿了把羽扇摇了摇,示意让他们退下。拜托,我说的滚,也包括你!
理智没理我,摇摇扇子说:“主公,我不是您说退散就退散的啊,我只能在您酒精来袭或者麻醉剂来袭的时候才避让三分,平时我是常驻您内存的。”
!#~!¥@~……%
“主公!您也是玩过盗贼的人了,您要偷袭部落,是用什么招开始的?”
“嗯,一般是偷袭吧?”被他这么一提醒,我倒是突然有点觉悟了。
“是啊,盗贼偷袭布衣用闷棍,说明什么?闷棍是一打就醒的啊。”
“嗯嗯,我懂你意思了,闷棍的唯一优点是可以控制对方不能行动,最长40秒。所以对方盗贼闷棍的话……”
“对!他并不是没看到你,而是完全知道您的存在,他闷棍,就是避免两面受敌,同时故意挑衅你,等你离开营地,离开NPC的视线,很可能呢就是先杀了您,在回头杀那个被闷棍的可怜小白!”
嗯嗯,有道理,那我就和这个有头脑的小贼玩玩看,贼和法师斗,还真难说谁赢面大。所以我选了个最稳妥的办法,站在营地最外面的精英NPC旁边,以pie of american为中心下个一级暴风雪。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小贼早躲开了,收起暴风雪,我跳啊跳啊跳的往小白那里跳去,这么跳着不容易被盗贼偷袭。一路上我奥爆过去,大概是看着我娴熟地操作,部落盗贼被震慑住了,没有再出手,我跳到小白前面,看着她一动不能动的样子,打入/laugh,你在嘲笑pie of american。
闷棍到时间了,小白醒了,她恨恨得看我一眼,自嘎吱嘎地跑走了。
我也骑着马,不徐不疾地尾随着她,别误会,我可没心情骚扰她,我是去找中胖准备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的说个清楚,这么多年兄弟,就因为个死丫头对我说“滚”,中胖,你不是这样的人啊。
一边打字M中胖,一边点了小白的坐骑跟随,中胖一直没回话,是在内疚吧。
小白发现我在跟随她,停了一下,我也停下,她走我也走。
“不要跟着我!”她又发火了,这次是用红字大喊。
我忙着打字骂中胖,没理她。死跟着你不行啊,有本事你别让我跟啊,哈哈,可惜魔兽里没这个不让人跟随的功能。
靠,真狠啊,那小白死丫头居然一头栽进考林路口的怪堆里面,哇啊啊啊,我是法师,看着一堆穷凶极恶的怪物冲来,赶紧一个冰箱,怪物转身冲向小白去了,刷刷刷她就去见天使姐姐了。这叫损人不利己,我在冰箱里暗暗自语,晕,尸体变白骨了,这丫头直接释放灵魂虚弱复活了,这个,自杀就为了不让我跟随啊,也太刚烈了吧~~~~
冰箱一到时间,我转身一个闪现,一个冰环,成功从考林路口逃脱了,惊魂未定的我沿着大路拔腿狂奔,总算脱离了战斗。
坐在路边喝水,中胖终于回话了:“臭小子,我不是你的天豪,我借了他的号在刷后门,不要再骚扰我了!!!!再骚扰我用天豪的号屏蔽了你!!!!”
……原来是这个小死丫头,中胖,你也可以啊,居然把号都借给她了。怕她说到做到,我再也不敢M中胖了。
一个人怀着郁闷的心情回到西瘟疫狂杀怪,达尔松之泪的骷髅亡灵怪算是倒了大霉,平时舍不得用的加智力加耐力的卷轴,加回蓝加精神的食品,我这时候全吃上了,头顶7,8个BUFF,一次就骑着马拉完半个农场的怪,什么法术暴力我就用什么法术,吹风,暴风雪,冰环,奥爆,要是怪也有意识,肯定会哭。
狂刷了半个小时,死了4,5次,心情总是纾缓了一点。
vivian下线了。
vivian上线了。
vivian悄悄对你说:“在干嘛?”
你悄悄对vivian说:“是本人吗?”
vivian悄悄对你说:“是啊。”
“干嘛把号借给那个pie小死丫头啊?!!!”
“呵呵,她想升级,借了我的号和会里法师oxygen去刷后门。”
“MD,她又找我碴,烦死了。”
“呵呵,人家小姑娘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来,刷后门。”
“没什么意思,不想去。对了,你不是还和她在一起吧。”
“是啊,oxygen不会刷,挂了好多次了。”
“不是吧,你这样都说得出口?还带她刷?还让我帮?”
“呵呵,来。”
vivian邀请你加入队伍。
“……你不是看上她了吧。”
“去死啊,在美国的女留学生有几个漂亮的?”
“那你还这么热情干嘛?”
“会里就两个女生,要是不对她们好点,退了会你我可担当不起,还不被那群狼给咬死,别耍性子了,快。”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接受。
“oxygen也骂了她了。”
见我加入队伍,oxygen喊了声“拉人!”把我拉到门口后,oxygen哈哈一笑说:“兄弟,没你还真是刷不了啊。衣服全红了,那我先撤了,悠悠,不准再和nite吵架了啊!”
小白死丫头在小队频道哼了一声再不言语。
我也不言语,和中胖两人进了副本开刷,我和她两人都不说话,苦了中胖,一会儿和她说,一会儿和我说。
刷了半小时,中胖受不了了,/Y大喊道:“我不玩了,我喝酒去了,你给我双开好好带人,知道不!”
刷刷刷
暴暴暴
刷刷刷
暴暴暴
我没说话,她也是。
刷了一个小时,正在下雪时,一阵火雨从天而降,我傻了一下,回头一看,小白死丫头看了半天大概按奈不住,帮我放了个火雨。
术士也有AOE技能的啊。
我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不说了。不过接下来的时间,等我的双号法师拉好怪,小白死丫头都会下个火雨,虽然一个47的术士伤害实在是不高,但有总比没有好,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是轻松了一些。
沉默着刷了半天,小白死丫头在小队频道里说:“要下了,88。”
我“嗯”了一声。
第二天也是如此,我双开之后,她也在,就随手组了她,随着音乐她加入队伍,两人都没说话,又默默地开刷。刷了3小时左右,美国时间11点,她下了,我继续。
第三天,第四天都是如此,每天在我们两人中发生的对话不超过两句,通常就是最后的“下了,88”和“嗯,88”。对话最多的时候就是操作出错,点错了键,冰箱没打开,侏儒法师直接被秒,我赶紧用vivian冰环住蜂拥而来的骷髅怪,M小白:“逃。”得到的回复是:“不”,还看到她的术士拼命的下雨。最终,两人都挂在了副本门口。
默默地刷怪,默默地跑尸体,偶尔要挂的时候,我还是习惯性地说:“跑”。她也还是习惯性地回答:“不”。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礼拜,终于有一天,轴的一声,两道金光绕着小白转了一圈,她升到了60级。
我停下手,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扎着2个粉红色大马尾的小白侏儒术士。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我到60了,是不是感觉解脱了?”
你悄悄对pie of american说:“嗯,有点。”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谢谢”
你悄悄对pie of american说:“客气”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都没话和我说了吗?”
你悄悄对pie of american说:“……好像没有,哦,对了,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啊。”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这个是来自american pie啊,美国派,american pie已经被人取过了,只能取这个。”
你悄悄对pie of american说:“美国派,american pie不是那部电影吗?你喜欢那部电影?”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_╯”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你怎么老是一说话就让我生气,那电影是青春性喜剧片!”
你悄悄对pie of american说:“我就是这样想得啊,才觉得你的名字很怪,老是一看到你就想到那部电影。”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Don Mclean, American Pie!”
你悄悄对pie of american说:“是什么?”
pie of american悄悄对你说:“去google下!……是首老歌,我很喜欢的。madonna也唱过。”

google上输入madonna+american pie,出来的是一首MTV。

a long long time ago.
i can sitll remember how.
that music used 2 make me smile.
and i knew that if i had my chance.
that i could make those people dance.
and maybe they’d be happy 4 a while.

did u write the book of love?
and do u have faith in god above.
if the bible tells u so?
now do u believe in rock roll?
can music save ur mortal soul?
and can u teach me?
how 2 dance real slowly?
well, i know that u’re in love with him.
’cause i saw u dancing in the gym.
u both kicked off ur shoes.
man,i dig those rhythm blues.
i was a lonely teenage broncin’ buck.
with a pink carnation a pickup truck.
but i knew that i was out of luck.
the day the music died.
i started singing!

bye,bye miss american pie.
drove my chivy 2 the levee.
but the levee was dry.
then goo dole boys.
were drinking whiskey rye.
singin’ this’ll be the day that i die.
this’ll be the day that i die.

i met a girl who sang the blues.
and i asked her 4 some happy new.
but she just smiled turned away.
then i went down 2 the sacred store.
where i’d heard the music years before.
but the man there said.
the music wouldn’t play.
well now in the streets the children screamed.
the lovers cried the poets dreamed.
but not a word was spoken.
the church bells all were broken.
and the three men i admire most-
the father,son, the holy ghost.
they caught the last train 4 the coast.
the day the music died.
we started singing.

当音乐响起,我看着我的屏幕,发现我忘记了Farm,忘记了生活的艰辛,忘记了自己在寒风破房之中冰冷的双手,只记得了这首歌–american pie。
“and maybe they’d be happy 4 a while.”这就是好歌的力量吧?
听着这首歌,另一首歌也慢慢浮上心头。
Email里,悠悠发来一封信。
“老歌很难找吧,先发给你MP3听听啊。”附件里是那首原版的Don Mclean的American Pie。

在我刷斯坦索姆的同时,金币的价格持续走低,其中,有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打金工作室的功劳,也有BWH刷国王外挂的贡献,刷国王的外挂进化的更优秀了,在群里放出的视频里,我看到新一代的外挂比我刚看到时更好了,不再用输入那么多的坐标,基本上刷国王已经成了傻瓜机一般,只要按两三个键就行了,这样一来,不像开始的时候一个人只能照看一台电脑了,基本上一个人同时可以看四五台电脑,对像我这样的个人工作室更是一个噩耗了。
但随着打钱工作室的增多,大批farmer涌入美国市场,导致了美国玩家对farmer的不满。你想想,一个美国玩家,一到个新地图,接到几个新任务,正高兴着批点批点地跑去杀怪,一看,别说任务怪了连普通怪都死得差不多了,几个人在杀怪杀得不亦乐乎,m他们组他又不回答,或者老半天才回一句:“i DON‘t konw english。”不气得发昏章12才怪。
风雨欲来,空气中似乎充斥着浮躁的气氛,金币farmer渐渐成为美服wow里一道怪异的风景线,玩家与farmer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对立,论坛上开始有不少玩家抱怨金币farmer的嚣张。
“美服可是美国人的美服,岂容你外国金币farmer如此张狂。”我心不安,开始有意识地减少farmer的频率和强度,偶尔也跟着工会下下副本,金币的主要销售途径都快成了卖给工会了,当然里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金币价格跌得越来越快了。
随着普通玩家的抱怨声的增加,美服GM的管理开始趋严,甚至我一次在farm斯坦索姆的时候,突然被一个GM密语问我是不是在farm,我皱皱眉,密还给他说是和工会的朋友一起玩,带人升级呢,那个GM没多问就向我说了再见。有点奇怪,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间,审判日降临。
当严打开始,本来雨后春笋般的打金工作室瞬间陷入了困境,那真是狂风暴雨般的封号啊,一夜醒来,大批打金的满级人物已经无法登陆,打开email,满屏都是暴雪的封号通知信。
哀嚎遍野……
wow里,暴雪就是上帝,就是泰坦,之前对打金farmer不采取行动,是不欲也,非不能也,相信在某个维护时间时,暴雪已经加入了farm和金币交易的监控程序了,一旦时机成熟,暴雪直接雷霆扫穴,直捣黄龙了。
我受到的冲击倒还比较小,毕竟是个个人工作室,不可能24小时在线,再加上我打G时还能简单地和周围的老外沟通几句,又避免了老美直接举报之忧,这场暴风雪总算没落到我头上,但庆幸之余,看着群里的一批工作室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禁心有余悸。运气还好,但很显然,GM明显加强了对金币FARMER的监管,在那段严打时间里,我好几次遇到GM问话。美服的GM敬业得有些可怕,在壁炉谷杀血色十字军时我就再次遇到过一个GM M我问在干什么,我支支吾吾的和他说我在这里打图纸,又和他说我是新加坡人,蒙混了半天终于蒙混过去,幸好和工会的人在一起给我做了证明,此后倒再没有遇到GM找我麻烦,但就这一次就足够我吓出一身冷汗,从那以后我farm的也越来越小心。从不连续上一个区一个账号超过4小时,也不闷头固定在一个地方打金,常常东瘟疫西瘟疫乱窜,就是这样,我才幸运地躲过暴雪的大清洗活动。
但大清洗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金币价格再次坚挺起来。大规模封号,导致无数虚拟货币凭空消失,金价顿时上涨,这里我小赚了一笔。而真正让我赚到钱的,是我的老工作–代练!
封号风头稍稍一小,一批刚刚投了钱成立工作室的又贼心不死,想着东山再起,重新练级又慢又危险,加上金币价格现在涨得让人眼红,这些工作室满世界找人收60的满级号,又让我赚了一笔,手头各个服务器的60法师号也都出空了,甚至连45级的小号也有人抢着要。一时间市面上满级的法师号能卖到数千一个还供不应求,于是有些工作室就退而求其次,向我订货,要求在7天之内交满级的法师号。
那段时间真是高兴,供不应求的感觉真好,只是我没想到,暴雪的雨,也会淋到我头上。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午,普普通通的开机上网打开游戏,刚输入帐号密码,一打回车,没有熟悉的登录界面出现,而是一句英文提示,我擦擦眼睛,没错,说的是:“你的帐号有非法活动嫌疑,已被封号,如有疑问,请与暴雪公司联系。”
暴雪,是神啊,我慢慢的回想过程,其实我在刷斯坦索姆的时候,就应该已经被暴雪盯上了,但我打金的手法比较隐蔽,所以很可能只是上了他们的黑名单,而没有直接封我的号,联想到论坛上一个美国玩家在战场一动不动的时候被GM密语确认他是不是在挂机的事,那么GM密我也是想确认到底是人在玩还是在用外挂。还好没用外挂,逃过一劫,但昨天交易给大飞5000G,终于让暴雪下了杀心。
上的山多终遇虎,我终于也被封号了,不过居然没有我想象中自己惊慌失措的感觉,大概这种事发生的可能已经在心里想过了很多次,有心理准备了吧?
该启动危机管理程序了,很冷静的退出游戏,看了下MSN,中胖不在,不过大飞在,和大飞说了一下,叫他找GM交涉,一边和中胖联系,上了一个美国免费短信网,用英文给中胖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叫他尽快联系我。同时,我又上了盗贼和小德号,还好,这两个号没有被封。
等中胖出现在MSN那头,大概是在10分钟后了,我和中胖简单地说了说过程,以及昨天和前几天的游戏内容。中胖也很冷静,因为我和他早就讨论过被封号的可能和我们的应对政策了。他只在MSN上轻轻地骂了一句暴雪。这边厢,大飞在游戏里和GM讨论过了,给我回了条信息说自己把游戏里的GM骂了一通,说我是工会的金币管理员,昨天的交易并不涉及现实交易,GM多少有点听进去了,叫我自己打电话和暴雪说一下,应该有机会把号拿回来。恩,有大飞这样的工会会长作证,暴雪多少会有点顾忌吧?
过了半小时,中胖回话了,“没问题了,号马上解封。”
虽然这个结局我大概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有点奇怪,问中胖:“你小子这么厉害?一下把暴雪说通了?”
“那是当然,我是谁啊,我是正牌杜克大学研究生,这个号的真正主人啊我,我一通电话暴雪不给我开通我明天就发律师信给他们,敢封我号,他们活腻了?”中胖顺杆往上爬,自吹自擂了一番。
我一点都不信,“拉倒吧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中胖哈哈一笑,“真的,就是这么说的,不过不是我亲自打的电话,是我叫Maxx帮我打的电话,直接打到暴雪总部的服务电话上,他一通FXXK,ASS,暴雪直接就答应给我们解封了,我准备好的词都没用上。”
……顾客是上帝,但上帝不包括我们这些不在美国的人,在美国的玩家的待遇,中国人是享受不到的。我懂了这个道理。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You have to log in to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