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首相 – 3

on 01/8/2012
    伯纳德也许是对的。不过阿诺德爵士这个人总是使我感到紧张.在某些方面,内阁秘书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力的人。他是首相的得力助手。内阁议程全由他控制.他能控制谁可以接近首相,谁不可以。
[汉弗莱·阿普尔比爵士同国内最有权力的人物会见,对下面这些人的前程都将产生重大的影响:哈克、阿普尔比和伯纳德·伍利.在汉弗策的私人文件里已找到这次会见的记录一一编者。]
今天同阿诺德·鲁宾逊有了一次惊人和伤脑筋的会见。这位内阁秘书用锐利的目光盯了我一眼。
“汉弗莱,”他轻声地说,“我对早日退休一事一直在考虑。”
我感到震惊,我从没有退休的意思。我看不出我干了什么错事。但是他似乎很坚定。“到时候了,汉弗莱。要适可而止。”
我对他说这对我有点像一颗炸弹,完全出乎我意料。
“我十分明白,汉弗莱,”他坚定地回答道,“可是没有少不了的人么。”
我在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应当为自己最近的行为展开辩护, 指出一个人如果碰上像哈克那样的大臣,必须同他斗争的话,他的成就就会遭到严重的限制,这时候阿诺德添上一句,“汉弗莱,不要向我劝说,事已定局。我将提早六个月退休,在新年里。”
我一听,就想到我多么幸运啊!当了二十年文官,训练有素,有助于我克服了开始时的鲁莽,结论是只要不说话也能获得好处,总比说任何什么话来得强。
但是为什么阿诺德把我当作知己?答案马上清楚了——“汉弗莱,我的继承者必须是一个对我们那些政治老爷能够坚定的人。 ”我马上表示同意。我们不能容忍那批人胡说八道得没有边。我也照样说了。但是我们两人都同意阿诺德的继承者一方面固然不能容忍任何胡说八道,另一方面还必须是机敏、温文,有魅力和能起抚慰和润滑的作用。可是最重要的,他必须健全可靠。我毫不怀疑我充分具备了这一切必要的素质。果然,阿诺德接下去说他的重大责任是向首相递呈推荐书,说明现任常任秘书中哪一位最最符合这一些严格的标准①。
    他谈到点子上来了。他说在他的职位里,难题的真正所在不是寻找答案,而是寻找问题。“我们需要能找出关键问题的人。”
事情原来是这样!这是对我的考验。由于事前没有人提醒我须经受这样的口试,我现在务须思想敏捷。亏得我在几秒中内把思想集中起来,那个关键问题就跃入我的脑子。
不过提出这个问题的方式必须文雅和谨慎。因此我说我想完全转一下话题,接着我询问他退休后有何打算。
阿诺德感到高兴。他祝贺我能提出这样好的一个同题。但是我立刻明白他会有好多可以为国家服务的渠道②。他的内阁秘书职位的继承者可叫劝他从事这个或那个③。
    当时我得知阿诺德爵士对这件事早已有考虑,而且有人向他提出过,请他去当西方银行的董事长,还有英国石油公司和国际商业机器公司的董事等等。
我仔细记下阿诺德所提出的可以为国家服务、心里想着的其他几个途径。皇家剧院信托基金的董事长的职位下一年对他虚位以待,还有牛律大学的名誉校长一职。我们认为英格兰银行副董事长一职是大有可为的,正如当安全委员会的头头一样。英国一加勒比协会的主席一职也会向阿诺德招手,特别是在冬季的几个月里。
我向阿诺德保证任何一个胜任的继承者—定能够作出这些令他满意的安排。我可以看出我的积极态度和方式给阿诺德以非常大的安慰和鼓励。
可是,我又得知阿诺德还有其他事务挂在心上。他担心过去他也
①  由财政部常任秘书和文官部门主管等人组成的小型委员会应当作出这种推
荐,实际上.首相很可能接受阿诺德爵士的推荐书,特别是如果阿诺德爵士保证他的
同事们都予以赞同的话。
② 就是说阿诺德爵士可以挑选的职位——编者。
③ 就是让他可以悄悄地离开——编者。
许曾经向首相提出过某种劝告,要是透露出来的话,会被人误解的。
    我们这些当文官的人,自然人人都担心自己曾经提过什么劝告。如果公开出来的话,是会教人误解的。
阿诺德特别担忧,因为有些文件还存在,其中记录了他曾经提过的合理和明智的意见,如谈到在罢工工潮中可以使用军队,以及建议这批军队应当武装起来等等合理的防范措施。当然断章取义的话,②这种资料就可能对他非常有害。
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经提议我们应当保证对罗得西亚③的制裁④永不发生,不多日子以前,他提议就重振西蒙斯敦海军基地问题与南非进行谈判。这一点在战略上是完完全全明智的,当然同时也对福克兰群岛⑤大有帮助。但是这一点对正在竞争和可能当上不列颠联邦秘书长的某个人是一件难堪的事。而我能证实阿诺德行将竞争和可能当上不列颠联邦的秘书长。
阿诺德感到满意,尤其是我建议说,合适的继承者会把有关档案捆扎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他很高兴。
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原来讨论的题目上来,即阿诺德的退休问题。他对我说现在他发觉他可以进一步把我的名字放在名单的首位。好消息——马上更佳的消息随之而来,因为经我仔细询问,我得到了一个暗示;名单上没有其他人的名字。
当我感到极为幸福而同他他告别时,阿诺德提到他已经接受了“争取信息资料自由运动”的主席一职。我听了之后颇为震惊。可是接着我很快地看出此举是明智的。该项运动总是受到反对党的欢迎的,而今天的反对党也就是明天的执政党。再者,他当上该运动的主席将保证信息资料的自由不会滥用。但愿他有很好的条件从中协助,将那些给首相——和大臣们——提意见和劝告的档案捆扎妥当。
我们举杯共祝健全政府永远长存,只要为了国家的利益,愿信息资料永保自由。① 换言之.会被人完全理解的——编者.
② 就是说正确地联系上下文来看——编者.
③ 分南北两部,南为现在的津巴布韦,北为现在的赞比亚——译者注
④ 那时确实是制裁——编者。
⑤ 即马尔维纳斯群岛,原属阿根延,1833年被英国占领一一译者注
[阿普尔比文件PPC/MPAA]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CAPTCHA Image
Reload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