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合伙人

on 12/24/2011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正在farm斯坦索姆,美国派丫头一个邀请就从天而降掉到我头上,我看看她的位置,在通灵学院,糟糕,现在是美国时间晚11点,肯定是灭了很多次团,队里有人撤了拉我去垫背的。
逃吧?第一个念头升起,可是手指已经习惯性地点了接受,唉,现在我的操作太好了,完全已经超过意识的反映速度而成为一种直觉了。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等被拉到通灵学院,一看队伍配置,我吓一跳,一个圣骑士,一个战士,一个法师,一个术士,在加我这个法师,这……怎么玩啊?
“来来来,大家开工了”美国派每人发了颗糖招呼大家,那几个马上虎跃而起,精力真好啊,也不看看现在这队伍,要奶没奶,要控制没控制,要DPS没DPS。怎么打也不说就这么愣头青似得往上冲简直是送死。
……
我太聪明了,果然是送死队,在那个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是男是女的莱斯.霜语那里挂了4次后,法师一声不响的掉了线,战士抓抓头,看看周围,无奈地耸耸肩膀,回城了。
美国派大喊别走啊别走啊,战士还是退了队。
还好还好,现在解散还可以再刷几趟斯坦索姆。
“真是没礼貌。”美国派气呼呼的样子,“我们继续!”
在会里喊了大半天没人响应,美国派说:“不喊了,我们3个打!今天一定要过了这个BOSS!”
我……苦……啊!
继续?就我们3个?
我悄悄对剩下还没走的圣骑“springer”说:“你不撤?”
springer悄悄对你说:“想,可我不敢。”
“不敢?”
“嗯,她是我姐。”
加油啊,努力啊,我无可奈何的到美国派那里又领了颗糖,开始不可能的任务。
我给3个人都加上了魔法抑制,奥术智慧。
Springer给我上了拯救祝福,给美国派上了智慧祝福,打开防冰光环,给自己加上庇护祝福,又说了:“大家都上TS吧,好指挥点。”
晕,还这么正式?这个。
上了TS,第一次听到美国派的声音,哑哑的,不好听,倒是springer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又是女生?
“好了,等下我来抗怪,nite就输出和主要打断霜语的恐惧就好了,阿姐,你记得补deBUFF啊,不要等boss头上全光了再加,还有,把小鬼停我这里啊。对了阿姐,我上次给你的冰霜反射器也记得用啊。”
美国派一反常态di没说什么,只“哦”了一声。
我上前看了一下springer的装备,呀,不错,都已经光铸5件了,还有几件亡骨,居然给自己戴上了+19冰抗的戒指×2,饰品是冰霜反射器和锻造任务的极品联盟徽记。
这……springer的装备真的不错啊,我想。又见她刷刷刷,换上盾牌,晕,居然是传说中的力反馈盾牌:
力反馈盾牌
装备后绑定
副手盾牌
2916点护甲
58格挡
+11 耐力
需要等级 60
需要工程学(300)
装备: 成功格挡之后,盾牌会释放电荷,对附近的所有敌人造成伤害。同时也有一定几率损坏盾牌。
springer到底是何方神圣?我正在想,又见她在TS上喊,“阿姐,过来给我附魔下盾牌,要那个+8冰抗的。”
美国派哦了一声,上前给她附了魔。我贪婪地咽了口口水,k,这两姐妹可真有钱啊,材料都随身带的,直接把盾牌上+7耐的附魔给冲掉了。又见她们把披风也上了全抗性+7。
大概过了2分钟,springer从地板上跳起来,“我开怪了啊,你们先别打,我先拉好BOSS。”
只见她一个箭步跑到boss面前就是一个驱邪术,莱斯霜语愤怒地冲了过来,啪,springer给他/她?上了一个十字军圣印,然后头上升起一个智慧审判,她手里拿的是攻击速度最快的单手剑,造型和小日本太刀差不多的【半藏之剑】,飕飕飕飕就是几刀。本来攻击速度就是1.5了,再加上十字军圣印加快攻击速度的作用,简直看不清楚她出刀,再加上力反馈之盾啪啪地放电,那画面,真是华丽丽di。
“开打吧。”听到ts里轻轻的一声,我和美国派如出闸猛虎一般冲了上去,吱吱吱吱,莱斯霜语头上就多了一堆debuff,这boss用的是冰法,看样子冰抗不会低到哪里去,只能用火法打她了。不敢用大火球怕ot,我就站得远远地放个火球,放个灼烧,可美国派这丫头却不管不顾,上好了debuff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暗影箭,我心里只怕她OT,可又不敢提醒她。还好有springer在,眼见一个暗影蛋砰地砸在BOSS身上,在TS上就开口了,“阿姐,你先歇下吧。”
美国派果然听她的,哦了一声,停手不打了,在旁边补debuff去了。
莱斯霜语开始吟唱冰冻术(使玩家的在13秒内眩晕),springer制裁,“全力打”,我们火力齐开。
莱斯霜语醒了,“停”,我和美国派停手。
啪,springer被击飞了,在空中就一个驱邪术打在莱斯霜语身上,都不用跑,莱斯霜语就跑去找她。
莱斯霜语又开始吟唱冰冻术,springer打开联盟徽记,给自己一个圣光闪,继续攻击。
膨,一个火球,糟糕,我OT了,莱斯霜语转头看着我,一个冰箭,冰箱。莱斯霜语转回头。
springer继续不紧不慢地攻击,我解冰箱,稍稍透口气,等了一下开始攻击。
砰,暗影箭,又是一个,莱斯霜语追美国派去了。
“阿姐,别逃。”springer在TS上轻轻说着,同时一个保护祝福给了美国派,又是一个驱邪术结结实实地打在莱斯霜语身上。
莱斯霜语冰箭,饰品开启,冰箭被反射回去,打在莱斯霜语头上。
好,莱斯霜语只有一半血了,springer也只有半蓝半血了。
“nite,你还有冰箱吗?”
“有啊。”
“恩,你帮我吸引下吧,我打个绷带。”
“好,没问题。”
我开始走到离莱斯最远射程,火力全开,疯狂攻击莱斯霜语,果然,第3个大火球,莱斯就冲我来了,我转身闪现到门口,打开急速冷却眼角瞥到springer绷带之后,在莱斯堪堪要摸到我的时候,我冰箱了。莱斯掉头去找springer,突然一个暗影箭打在她身上,只听见TS上美国派大喊一声,“啊,我爆击了,3000多啊!”听来口气高兴多于害怕,我汗。
“阿姐,你挂吧。”springer回了一句,也不是生气地说,倒像是已经很习惯很无奈一样。
“哦。”
美国派挂了。
我……
35%,莱斯霜语又开始冰冻,springer无敌解,给自己刷满血,驱邪术。
莱斯又转回去打springer,我解开冰箱,开始小心攻击,身边蓝光闪现,美国派又站了起来。倒,忘了术士还有一招清仇恨大法,复活。
30%,美国派狂输出,我也是。
25%,制裁之锤,大家爽了6秒钟,把她打到18%。
20%,冰冻术,我法术反制,继续砍。
10%,冰冻术吟唱,springer抢在她吟唱完之前,磕了糖,血一下接近满了。被眩晕了之后,硬扛着给莱斯霜语打了好几下,还好没挂,撑过10秒一醒来,只剩了一丝血,我看着那个着急啊,在TS上大喊无敌无敌。
“无你个头啊,无敌了就没仇恨了,你们2个惨了。”springer在TS上慢悠悠地说。完了完了,spriner又被莱斯霜语摸了一下,剩3百多血,我手都凉了,完了完了。突然间,springer全身金光一闪,满血了,是圣疗啊,传说中的圣疗。
5%,美国派在TS上大叫,“打死她打死她,过了我请你们吃法国大餐!!!旧金山最好的那家,啊~~~,我挂了~~~”
我和springer都很无语。
3%,“加油啊,努力啊,我用精神支持你们!!!”美国派在地板上大喊,我可没空理她,灼烧一下接一下的,springer也用尽全力,换上了双手武器狂殴。不好,莱斯霜语又开始冷冻术了,我,我豁出去了,一个法术反制,一个火冲,马上按下大火球的按键,果然莱斯霜语开始看向我了。连中两个冰箭,被眩晕了,徽章解开,我吃红药+治疗石,打开冰盾,开始和莱斯霜语对射。
2%
1%,冰箱的CD只差一秒了,莱斯霜语的全范围冰箭攻击来了,我档,没档住,我挂了。
剩springer一个人,驱邪术,圣光闪,看着她勉强回了一点血,奉献。
又是全范围冰箭,啊,springer真厉害,居然抵抗了冰箭,一点血没掉。
莱斯霜语只剩几百血了。
一个普通攻击,啊~~~,????,springer倒下了。
“呀,按错键了,盾牌没换回来。抱歉~~~~嘻嘻”,听着怎么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啊。
莱斯霜语一声惨叫,挂了。
?????????~~~~~~~~!@@@@@@@@@#
居然被奉献烧死了。
过了。

全身的肌肉随着BOSS的倒下一寸寸的放松,我CAO,我可不是现代派的,我是古龙的fans,嗯嗯,一寸寸的放松;美国派在TS里大喊大叫我都不稀罕说她了,的确值得骄傲,可是,这么叫,隔壁房间的大妈会有意见的吧?
还好,我隔壁没大妈。
我密springer:你姐都这么疯狂得?
springer:嘿嘿,偶然吧,她太高兴了。
我:你姐好像是学音乐的吧?
springer:是啊。
我听着TS上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不是学声乐的吧?”
springer叹了口气,“还好不是。”
“我也觉得。”
“是学小提琴的。”
“哦。”
三个人一起跑尸体,跑进来之后,美国派一蹲,去开尸体,却久久没有说话。
“怎么啦?”
“……出这个了。”
奥兰纳的拥抱
拾取后绑定
胸部 布甲
96点护甲
+20 耐力
+20 智力
+20 精神
需要等级 57
装备: 提高所有法术和魔法效果所造成的伤害和治疗效果,最多20点。
springer在TS上轻轻呵了一声,“呀,阿姐,恭喜你啊,这可是极品。”
美国派在ts上嘿嘿直笑,乐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奥兰纳的拥抱,很多布衣都想一辈子也想不到手的一条衣服,属性平均,更难得的是很漂亮,女性玩家很多就是因为它的外形爱上这件长袍才逼着她们的男友老公一次次的刷通灵的,不过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的,就象联盟眼中的瑞文戴尔的骷髅马一样。
“nite,你不要吗?”难得美国派意识到还有我这个布衣在场,更难得她居然没有直接拾取。
我哈哈一笑:“我不要,我一个farmer,又是侏儒,拿这个是暴殄天物啊。”这是我的真心话,不过还有些话我没说出口,看你这口水都快滴下来的样子,我才不敢拿呢,真拿了我怕你当场把我撕成碎片。
美国派高高兴兴换了衣服,在我们两前面臭美了半天,直到springer打着哈欠说:“阿姐,我下了,下午还要去买东西呢。”
“别走啊,我们继续,通了通灵啊。”美国派一听急了,我一听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还有个明白人在。
“别傻了阿姐,你那边都几点了,快睡吧,88”springer打着哈欠下了线。
我也准备脚底抹油溜了,却被美国派一把拽住,“别走,nite,你双开带我通灵吧?”
大小姐,你一刀砍死我算了,双开法师过通灵?我不如直接删号得了。
在我的苦苦哀求下,美国派大小姐终于相信通灵和stsm是不一样的了,别说双开,就是4开法师也过不了的。我松了口气,抹去额头渗出的冷汗,拿起桌边的冷水,喝了一口。不料美国派下一句话让我这口水全喷到了屏幕上。
“我把小琳叫回来,你不是还有个小D号吗?给我上来。”
我一边手忙脚乱地擦屏幕,一边气急败坏地说:大小姐,我是FARMER,我要赚钱di,要我陪下副本我要收费di……
“多少?”
我想想啊,这丫头是一出手就是1000g的人,决定了,要
5000!
“好,等下让小琳给你。”
这也行?
我说的是5000一小时哦。看她这么慷慨,我立地起价。
“去死吧你。”
好好我去了,您老人家多保重啊。
“等等”

“nite,我小琳妹妹不错吧?人家可是个大美女哦,你陪我下副本,我就把她介绍给你当女朋友,怎么样?”
晕,都用上美人计了。这个,异地网恋太虚幻,我不要,越洋电话费就够我受得了,我不上当。
“……真苯啊,我在美国我妹妹就要在美国吗?她在上海!!!”
……不干。
“为什么?!”
没钱!
“哈哈,安心啦,小琳很有钱的,让她养你啦。”
&-+/6!@!:
先看照片再说,没照片免谈!
“你等等啊,我先找找。”
MSN上很快传来一个大大的jpg文件,打开以后,是一张巨大的照片,几乎占满了我所有的桌面空间。
天蓝如镜,远山如翠,山顶覆盖着一层白雪,近镜处,两个女孩笑靥如花。
左侧的女孩留着学生头,微圆的小脸,刘海下的一双大眼溢满了笑意,小小的鼻子被用力的皱起,大笑的嘴角在面容上划出快乐的笑靥,露出洁白的牙齿。紧紧地搂着身旁的另一的女孩。
另一个女孩长发披肩,秀发被风吹起飘扬在风中,大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秀气挺拔的鼻子,被笑靥深深推起的鼻翼,整齐洁白的贝齿,在阳光下放肆泼洒的青春气息迎面泼来。
我茫然了一刻,两个女孩都很美,但我不是因为看到了美女而茫然,只是看着她们如此的快乐,我突然想到在自己的生命中,有多久没有这么真真正正的放开一切的开心过了?回忆了一下,没有,起码在最近的两年里,没有这么开心快乐过了。
TS上美国派在大喊,喂喂喂,你傻啦,没见过美女啊?
嗯啊,真的很漂亮啊,那个是你?那个是小琳?
嘻嘻,不告诉你,你猜猜看啊
左边的是……你?我试探着问。
啊~~~~晕倒,这样也能猜出来?你怎么猜到的?
派吗,应该会胖一点点啊。
…………去死吧你!
打打闹闹了半天,美国派泄气地说:“小琳上不了了,她被她妈拉去买东西了。”
“哦,那太……惨了,明天再下吧,你也该睡了。”差点脱口而出“太好了”,幸好随机应变的快。
“唉,没办法了,那就明天吧,明天晚上,约好了啊,不准找借口啊。”
“知道了,88”
“88”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FARM生活有了改变,多了一项叫做陪美女下副本的任务,美国西海岸时间晚8-11点,成了雷打不动的副本时间。和这两个女孩下副本呢,也并不是不愉快的经历,毕竟,能让我主动放弃3小时的FARM赚钱而心甘情愿做一个陪伴者,并不是因为金钱利益,当然也不是美色诱惑–虽然我也会偶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幻想,但残酷的现实让我清醒的很快–而是在枯燥乏味的farm生活中,她们是点缀在其中的美丽绚彩,让我的日子不再是黑白电影。
这只队伍,我们3人是固定的,其余两个流动位置,不是中胖就是大飞或者oxygen,偶尔也有可能会换成穆里沙。
美国派的个性,让她永远是小队里那个异想天开的角色,比如说她会说让蓝胖子去当T试试看啊,让魔女去魅惑人性怪抢法师生意,甚至有时候说我的耐也很高,喜欢赤膊上阵直接抢战士的饭碗扛boss。还好有springer,她的一切乱来都有springer给她撑腰,springer的保护祝福,圣疗很多时候都是为美国派所准备的。这就是为什么她们喜欢拉我下副本,因为我从来不会因为她们灭团而生气,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更因为我喜欢看她们异想天开的想法,听见她们在ts上天真而放肆的笑声。
但我常常还会觉得心慌,现在一个月的收入都只在2000左右了,和高峰期一比,我自己都觉得生活很冷。还好这2000元收入是比较固定了,在EBAY上做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几个固定的客户,特别是一个叫will的客户,每周都会向我买金。承蒙他们的帮助,我还能勉勉强强地在上海混着。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