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原文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就取个名叫 那些年 吧

by rainsight on 05/2/2016

说起刘唐的爱国热情,人人都要挑大拇指。当年在书院读书的时候,他就多次参加反辽游行行动,后来还带人砸毁了大汉奸杨业的纪念碑。”赤发鬼”之名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公厕里被广泛传扬。当然,在辉煌的背后,刘唐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某日他发现有一对母女身穿胡装,在庙会乱逛,就义愤填膺地上去给了这俩卖国娘们一人一耳光。事后不幸发现,人家本身真是辽国人。于是他就被学校开除了。

由于刘唐的特殊背景,他说起话来与众不同。那天他上来就问晁盖:晁保正,我问你,在你心里谁的利益最高?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晁盖嘴上说的还是标准答案:民为贵,社稷次之……

“呸!”刘唐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国家!当然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没有了国家,百姓还能活吗?晁保正你也是一方豪杰,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懂呢?”

刘唐的一番慷慨陈词使晁盖目瞪口呆——很多年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他的庄客可没含糊,一拥而上把刘唐压在地上,然后抬头问晁盖:杀不杀?

晁盖略一寻思,摇了摇头。

“我给你讲啊,这个爱国,不分身份地位,是人就该爱国。”刘唐站起来之后,态度谦虚了很多,开始摆事实讲道理:哪年哪年,东京一个太学生,骂人不吐脏字羞辱契丹使者,捍我国威,多么爱国;哪年哪年,东京某著名戏子,去辽国演出拒绝唱契丹语剧目,多么爱国;哪年哪年,东京一个妓女,拒接辽国嫖客,多么爱国……

仔细观察一下,刘唐例子中的主人公社会地位不断降低,估计再说下去就要以”东京有条狗拒食进口饲料”开头了。

从前文中不难看出,刘唐跟史进有点像:都是离开校园不久的学生,而且混得都不怎么样。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史进承认这一点,而刘唐宁死也不会承认。原因如下:史进嘴上骂自己没用,但心里还是比较自信的。他年少启蒙,久负神童之名,成功进入了最高学府,因此至少在智力上没什么遗憾;虽说就业不太理想,但他可以把怨气撒在社会头上。

刘唐就不同了。他的专业不够好,是个学《易经》的。更悲剧的是,东潞学堂本身也不过是个野鸡专科艺院,还是研究怎么挖煤的。作为一个矿院的马列系肄业生,他在个人境遇这个问题上没法像史进那么洒脱。

知道了以上事实,我们就不难想像,刘唐其实骨子里极端自卑——整天把”狗不嫌家贫”挂在嘴边,可见他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样的。我们知道,长时间的自卑可能会引发各种精神疾病。妄想症就是其中之一。刘唐的症状持续多年,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已经不满足于否定自己倒霉,甚至开始想方设法证明自己是个幸运儿,生活在天堂里。

那天他面对晁盖定下了爱国无罪的调子,就开始描绘大宋是多么可爱的一个祖国:大宋历史悠久、地大物博、文明发达,政通人和;在内政上,朝廷高瞻远瞩,积极扶持朝阳产业,开发了火药指南针造纸术等尖端科技。朝廷还识破了国外反宋势力的奸计,成功地用增发货币的方式赢得了金融战争的主动权。

在军事上,大宋的军队战斗力继续保持天下第一。当年禁军在肇国之初就取得了澶渊大捷,重创辽国精锐。萧太后签完《澶渊停战协议》,出门就一个趔趄摔倒在台阶上,哀叹自己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现如今,我国的步人甲、神臂弓、床子弩保持了世界先进水平,第五代杂交战马更是使辽国人五雷轰顶、闻风丧胆。在外交上,大宋继续韬光养晦,算无遗策,一次次让辽国和西夏在外交上吃了哑巴亏,军事上吃了哑巴亏,谍报上吃了哑巴亏……同样因为这些都是哑巴亏,所以相关史实你只能听他讲,在任何书上都查不到。

相比之下,辽国就惨了。这个昔日的超级大国日暮西山,国内矛盾重重,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你先打住,”晁盖此时插嘴了。他以前去过辽国跑生意,前几年还公款去故地重游了一次,”我看着辽国人生活得还不错啊,顿顿吃牛羊肉,地广人稀,房子也便宜……再说你说辽国没落了,也不太准确吧——他要是真那么衰弱,咱们为什么还要继续给他送岁币呢?在讲话的问题上,我们民族历史中从来就有两个对立的路线:一个是实事求是的路线,一个是主观臆测的路线。年轻人你应该记住,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是个……”

“哈哈哈”,刘唐忽然干笑了几声,”谁跟你说的?是谁?我跟你说,现在造谣的人太多了。汉奸太多!”刘唐指出,辽国人的生活水平是靠长期对外扩张侵略得来的,不值得羡慕。再说吃肉多了不健康,还是咱们逢年过节才吃肉的生活习惯合理。另外辽国人的房子不过是些帐篷,帐篷外面的草地那么大,是他们落后的畜牧经济决定的,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何况他们还要交”草场税”,远不如咱们无房一身轻的日子逍遥自在。

认识刘唐的人都知道,此人张口不出三句,必定会说:”生在大宋,真是莫大的幸运啊——辽国人日子过得有多苦,你是不知道啊!”这也不奇怪。作为一个肄业加无业人员,他面临的人生抉择是这样的:要么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加窝囊废,要么去证明别人——尤其是外国人——过得跟自己一样差。

刘唐当然选择了后者。因为一旦选择前者,很难不去自杀。

“至于岁币——那叫岁赐!如今咱们的经济实力,天下谁能比肩?咱们看契丹狗可怜,赐给他们的。这样一来,咱们就成了契丹的债主了。这一手高明啊——他们忙活来忙活去,成了给咱们大宋打工……”

说句公道话,刘唐对现实生活还是有点期望的。他把国家当成了亲儿子,把自己无法实现的殷切希望全部寄托在国家身上。首先,刘唐期盼着大宋越来越富强,最好富裕到他一辈子这样不务正业都不会被饿死的程度;其次,他还在筹划着在有生之年出国旅游一次,把今天别人加在自己身上的嘲笑和蔑视一股脑倾斜到外国穷逼身上。刘唐还希望着,哪天大宋强大了会对外开战,他说不定能跟着掺和一下,混成绝世名将;最不济也能当个驻外占领军,关照一下当地的花姑娘,也算不枉此生……

“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事?”饶是晁盖啰嗦成性,都觉得这人话太多了。

“总之,如今咱们大宋飞速崛起,成为天下第一强国的势头是不可阻挡的。周边的国家也看出来了,什么高丽突厥吐蕃大理之类的,都拼了命地讨好咱们。这就有人眼红了,害怕了——你知道大宋的大敌是谁?”晁盖点头。

“当然是辽狗!”

晁盖摇头。他的意见是前村委会那几个人。但刘唐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看不到否定回答。

此人说话还有个特点,那就是每个国家在他嘴里都有外号,一旦他激动起来,你听不见他好好地跟你说个国名:”小辫子(指辽国人)坏啊!虽说秃狗(指西夏)也坏,但还是坏不过契丹狗!”

然后他开始列举一些历史上契丹人烧杀抢掠的恶行:某年某月某日,契丹人入侵,杀死我男同胞三万万,强奸女同胞两万万,强奸完了又剖腹、刀割、火烧,活埋……刘唐嘴角流涎绘声绘色地描述这女同胞的遭遇,一直讲到发现自己勃起了才赶紧打住。

“总之,此仇必报!一定要杀进上京!屠尽辽狗!怎么,你觉得遥遥无期?我告诉你,快了!我跟你说啊,别看辫子狗凶神恶煞,其实没什么可怕的!知道为什么吗?东京专家研究结果表明,辽狗平均智商比大宋低一半!小辫子傻啊,每年在雄州霸州,咱们的假货他们还当真货买;前年来领岁赐,咱们送他一套编钟,丫还笑纳了。哈哈,送钟都不知道,真是弱智民族……”

晁盖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好笑的。但是刘唐笑出了眼泪。笑完了,他把脸一板,指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契丹狗为了遏制我们崛起,无不用其极!他联合西夏,对我国进行打压!联合突厥,对我国进行经济封锁!他收买了无数毫无廉耻的宋奸、坑特,来大宋渗透,收买,造谣!形势很严峻啊!稍不留神大宋就可能会断送在我们这一代手上!”

刘唐本来期望着晁盖能关切地问一声”我们该怎么办?”,他也好顺杆继续讲下去。但是晁盖一言不发,张着大嘴发愣。这也不能怪晁盖。刘唐这种人说话逻辑跳跃性很大。晁盖当时正忙着消化一些关键性的悖论:

——辽国人不是傻吗?怎么忽然又能想出这么多毒计来?

——我们不是天下第一吗?怎么说话就到灭亡的边缘了呢?

——我们不是得道多助吗?辽国人不是失道寡助吗?怎么周边四邻都配合着辽国人包围我们呢?

假如晁盖就这些问题请教刘唐,恐怕后者自己也解释不清楚。说实在的,刘唐的历史知识只有两个来源:一个是那本大宋钦定的历史教材,上面除了部分日期是真的,其他基本上每个字都是假的;另一个来源就是论坛。大宋的每个公厕进门靠左都有几个固定的粪坑,专门登载有关国际形势的消息。刘唐就是这些坑位的常客。

一般来说,这些板块的上半部分是讨论军事的,顺带着说点历史。里面的帖子写得篇幅很长,内容丰富,从”大宋是两万年文明古国”到”契丹重骑兵是历史上最无用的兵种”,无所不包。此类帖子刘唐当然看不完——虽说这人整天无所事事,但是一看字数超过一百的文章,就表现得如同日理万机的大人物,匆匆浏览个标题就算了。

这类板块的下半部分是时政版。把那里的文章粗看一遍之后,即使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对辽国这个国家产生同情:

——东京突然出手震晕辽国!

——辽国惊了!

——辽国傻了!

——辽国大惊失色!

——辽国号啕大哭!

——辽国恼羞成怒!

——辽国狗急跳墙!

我觉得混这种粪坑,最大的挑战是怎么分辨出哪个帖子自己看过哪个没看过。

假如你劝刘唐把混公厕、搞游行的时间用来找份体力活干着,他是不会听从的。混到这个岁数,唯一还把他当人看的地方就是论坛了。在那里,不需要任何智慧和学识,也不需要简历和毕业证,只要你高呼爱国,叫唤得比别人响,就能得到认可。

粪坑是他唯一的精神家园。

晁盖思索了好半天,虽说依然没有理顺逻辑,但是对刘唐的身份有了1个初步判断:他可能是个推销军队债券的,于是连忙声明:今年家里收成不好,亏了不少钱,恐怕不能支援国防了;不过如果壮士真要去投军,倒是可以赞助一部分路费,或者写封介绍信。

但刘唐当即表示,参军报国当然高尚,但是自己体格瘦弱,恐怕难以胜任。更何况作为平民百姓也可以报效国家。

“那就是抵制辽货!”

要说刘唐在公厕里什么也没学到,是不公平的。最起码各方面术语他收集了不少,整天感觉自己学富五车:”众所周知,辽国每年国民收入的百分之四十来自对我国的出口,假如大宋百姓都不买辽国货,他们的景气指数就会连月以超过百分之十三的速度递减,这样一来,年底前,辽国将有一半人口失业……”

刘唐指出,只要坚持抵制数年,辽国必生民变,我们即可趁机灭了这个番邦,搞它个”上京大屠杀”什么的。所以,抵制辽货是每个中国人应尽的义务。

“但是,”说到这里,刘唐的五官因为气愤而扭曲了,”有些人生来崇洋媚外!看着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买辽国人的东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种民族败类,大名府的狗官梁世杰就是1个!!!”

晁盖虽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但还是条件反射似地说了一句:要相信领导干部嘛……

刘唐的声调陡然提高了八度:”他们算什么领导?!汉奸!民族败类!!滚他妈的!去他妈的!X他妈的!!”

刘唐这样的青年,在大宋为数不少。不管是在当时还是在后世,人们对他们的评价都是有分歧的。推崇的叫他们”清流”,不屑的称之为”青流”(青年流氓)。不管如何称呼,”不善讲理”是这些青年的1个共同特征。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青流们有个逻辑,认为世上只有大宋人是人,其他国家的人都是畜生;你敢说大宋不好,就证明你是畜生。跟畜生还用讲理吗?

第二,他们大都涉世不深,一事无成,身无长物,所以一般都是处男。以刘唐为例,他今年25了还没开荤,满身的精力无处发泄,憋出一脸青春痘。因此,跟讲理比起来,他们更喜欢嘴上说一些跟性交有关的词,作为1种替代发泄方式。

第三,刘唐说起跟爱国有关的话题时,感觉脑门充血,心脏狂跳,浑身发热,口干舌燥——这都是肾上腺激素激增的表现。这东西一分泌,人很难冷静,讲理也就不可能了。

第四,还有个生活经历的问题。此外,前面已经分析过了,刘唐付出了那么多,追求的不过是一点满足感。这听起来十足可怜。但是,就连这么一点快乐,都有人企图夺走——总有些自命不凡的家伙,阴阳怪气地妄图戳破他的幻想,说什么大宋腐败啊,土地兼并严重啊,对外软弱啊……这些家伙还动不动引经据典,摆事实讲数据,令刘唐尤为生气:你不知道老子看不懂吗?你骂人也就算了,还害得老子看了俩钟头才知道是自己被骂了,太坏了!于是刘唐见了这种人毫不客气,劈头就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骂多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No comments yet.

Write a comment:

You have to log in to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