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考文垂舰长对马岛战争的回忆

on 02/7/2016

考文垂是马岛战争中被击沉的第二艘英国驱逐舰,1982525日,英阿马岛战争中,42型驱逐舰考文垂号被阿根廷空军飞机投掷的3枚炸弹命中,2枚爆炸。考文垂20分钟就沉没了,所幸大多舰员被救,舰长也幸存下来,这是他的回忆。全文请看:http://www.afwing.com/war-histor … entrys-captain.html


被烧伤的戴维哈特戴克舰长


戴维哈特戴克舰长近照

海上打劫获得补给:19823考文垂还在大西洋进行训练考核,接到命令后立即南下,由于没有时间回英国母港补充物资,海军部命令所有南下战舰全部与北上回国的皇家海军战舰进行舰船配对补给,也就是从对方那里搜罗一切可用物资。考文垂按计划打劫了北上的护卫舰极光,采用海上横向补给的方式。虽然这完全不同的两型战舰没什么设备和弹药通用的,但对各种吃喝后勤物资进行了彻底的洗劫。——这种被戏称为海上打劫的返航舰艇为参战舰艇快速提供物资的方式是皇家海军的传统,风帆时代延续至今,增强了皇家海军全球快速反应能力。

可以临战请假,也有参战志愿者:考文垂在接到命令紧急南下时,舰上有5人由于家庭事务或计划好的重要事项不能参战,必须回国,如某人要回去结婚。舰长考虑:1,他们若不回去,家人会很失望;2,他们若不回去,也没法安心工作,影响战斗。因此予以批准,让这5人搭乘极光号走。(但服役期满的不在此列,皇家海军有权要求他们战时延长服役)。而空缺的战位,由极光号征募了5名业务技能相当的志愿者的方式填补,这种志愿者制度也是皇家海军传统之一。但不幸的是这5名志愿者中有人后来阵亡。

战争准备从立遗嘱开始:
根据流程,在南下进入战区途中,组织舰上官兵立遗嘱和写最后一封家书。但根据规定,立遗嘱是建议,不是强制。皇家海军有标准化的遗嘱表格。但根据传统,遗嘱表格不会直接寄给家人,而是一般寄给自己的另一个亲友保管,除非自己出事,才由这个亲友转交给家人,以免徒增家人的焦虑。除了立遗嘱,其他的作战准备工作还包括:下发吗啡、救生衣、防寒防护服、身份牌;舱室内的绘画、装饰品、柔软易燃的家具都要从各个舱室收走,集中存放。

放弃转移细软:
根据海军安排,中间有机会把一些公用或个人的贵重物品、细软、娱乐用品转移到辅助船只上,但这是建议,不是命令。而实际上舰长依然把这些东西留在船上,包括他的全部制服礼服,海军的父亲家传的剑、古董银烛台等。原因是个人可以转移,但舰长转移这些细软会影响士气。

家书抵万金:
大英帝国邮政相当给力,尽力保证南太平洋特混舰队的家信,哪怕作战期间。一般英国的家书先正常流程送到阿松森岛,然后搭乘前往特混舰队的某艘战舰或辅助船船只运往特混舰队,路上大约一周;或者交给一架大型飞机,邮件被放进防水筒里,然后飞机把防水筒扔在特混舰队附近海里,由某艘战舰打捞,然后这艘战舰在战斗间隙,派遣自己的直升机把信件分发到编队其他各舰,而每天等待送信的直升机,是官兵们很重要的事情,每艘战舰上都有专人负责邮递员的差事,他总是向舰员承诺信件马上会由下一架直升机送来,然后搜集大家要寄出的信件。同时考文垂的兼职邮递员还自己刻了一个考文垂号在福兰克群岛1982″特别橡皮邮戳,现在盖这个戳的邮件非常珍贵。回信的流程差不多,但难度更大。考文垂舰长每天把写信和收信作为一种放松,只不过延迟很大。随着战事紧张,延迟越来越严重而已。直到考文垂被击沉后,几天后国内邮件也准确被准确转送到了幸存者搭乘的补给舰上,以及后来的伊丽莎白二世号上。

选择留下的香港洗衣工:
除了细软转移,还有转移非海军战斗人员的安排,当时考文垂上有4名香港人,他们不是海军军人或雇员,不领取海军薪水,主要在舰上提供洗衣、裁缝和其他特许小生意谋生。这是皇家海军200多年的传统。结果他们4人全部选择留下,继续服务,其中一人后来身亡。

选择留下的英国平民:
除了4名香港人,还有来自英国的餐厅平民经理和他的助手,他们也选择留下,继续在商店服务,提供各种零食和商品。尤其巧克力和坚果非常受战备值班人员欢迎。而且因为是英国人,战时还自愿承担了特定的海军义务,如救治、损管,甚至参加战斗等。

舰长妻子的作用很大:
舰长戴维在南半球领导着考文垂全体官兵,而舰长的妻子D则在英国承担起组织和联络考文垂全体官兵家属的职责,相互沟通信息,组织各种家属活动,帮助有困难的官兵家属。如,谢菲尔德被击沉后,英军家属都很恐慌,作为对家属的危机公关的一部分,D和其他舰长的妻子都被普利茅斯基地的司令召集开了个会,布置了任务,然后分头写了一份说明情况和安慰家属的信,复制发送给各自所在战舰的全体家属。不仅如此,还在下一个周日组织了一次茶话会,所有家属都能参加,分担忧虑,寻求支持,由海军官员和牧师再做一些帮助。总之,舰长妻子需要负责照顾所有舰员家属,尤其在考文垂号被击沉的消息传来,舰长妻子一方面要压抑住自己对丈夫生死未卜的痛苦,还要保持与官兵家属的沟通,帮助他们。这也是皇家海军传统。

==================================================


阿根廷空军冒死突击


被炸弹击中的考文垂


沉没中的考文垂


回到英国的舰长和家人

1982525日,英阿马岛战争中,42型护卫舰考文垂号被阿根廷空军飞机投掷的炸弹击沉。

虽说战斗状态下要求关闭所有水密门、防火门啥的。但马岛皇家海军战舰都变通了一下,尤其是那些主甲板以下封闭舱室,都保留一个舱门,以便于事发时更快向上逃跑,以及人员移动和相互救援,心理上也能减轻舱内人员的焦虑,后来救了不少人。

防毒面罩虽然是用来三防的,但马岛皇家海军普遍随身携带,用来在浓烟中防窒息;

阿根廷A-4天鹰用机炮对船体的扫射,虽然口径小,但由于散步广,在多个水密舱段造成了破口,加速了进水;

舰长当时在CIC指挥,其中一枚1000磅炸弹在CIC下一层的计算机室爆炸,计算机室7人全部遇难,冲击波造成CIC全体人员昏迷一段时间,而瞬间的高温烈焰和气流从二者之间的舱口进入CIC,把CIC内人员的衣服都烧光和吹走,耳机话筒全部烧化渗透皮肤,防火手套和面罩也被烧毁和吹走,只剩下手腕上松紧带的碎片。但防火制服和防火面罩手套还是有效保护了人,由于高温烈焰持续时间很短,而制服和防火罩在被吹走前吸收了大部分热量,因此大部分人只是表层皮肤烧伤,事后都几乎无疤痕痊愈。但防火手套手腕处残留的松紧带橡胶碎片烧化渗入皮肤却造成了最严重的烧伤。

考文垂舰长被救上阔剑号后,阔剑舰长赶来只说了一句话我非常抱歉,戴维!”;

考文垂舰长被救上阔剑后,此时就如同一个普通船员一样,不再承担其他责任,接受救治和安顿。其他组织救援、安置工作都是阔剑的事情;

525日晚上,考文垂幸存舰员们都被转移到辅船奥斯丁堡号上,离开时阔剑时,按照皇家海军传统,考文垂幸存舰员三次齐声欢呼,以感谢阔剑的救援;

525日晚,英国BBC新闻里宣布了考文垂被击沉的消息,这样做的原因是把忧虑控制在300个家庭,而不是数千个家庭;

525日晚,转移到奥斯丁堡号上后,考文垂幸存官兵回复指挥序列,开始组织点名,统计幸存、阵亡、失踪人数;由于救援和弃舰期间,官兵们反复搜寻和确认了各舱室没有遗留人员,加上搜救的给力,当天就统计准确,就是19人阵亡,其余都在,没有失踪人员。而要知道,考文垂从被击中到彻底沉没也就20分钟。

19名阵亡者中有一名来自香港的华裔洗衣工Kui Benkuo,因为不会游泳,在离舰时被淹死;

点名完毕后,皇家海军立即向国内公布了名单,这样忧虑的就只剩下19个家庭了;

525日晚,同时特混舰队司令发来电报,安慰和肯定舰员们的贡献;

526日上午,考文垂幸存舰员们被转移到货船斯特利姆内斯号,以便于向战区外转移,最终是要换乘到伊丽莎白二世号临时运兵船上去;

526日,整个考文垂市将半旗为考文垂号及其遇难官兵致哀;

529日,搭乘了伊丽莎白二世号,以28节航速回国,这里已经聚集了被击沉的羚羊热心考文垂三艘战舰的幸存官兵,以28节航速回国;此时已经可以收到来自国内的信件;

6月份开始,返航途中,幸存官兵们开始组织每个人写详细的总结报告,尤其是最后战斗中的,一方面要提交海军司令部,另一方面也是搜集英雄事迹素材;此外,这也是一种战争创伤综合症PTSD的康复方法;

返航途中,有组织地开始统计官兵个人财务的损失情况,尤其是一些单身士兵的主要家当基本都随舰沉没了。时候,海军给了一定的经济补偿,包括有人把自家的割草机带到舰上修理,然后……,也赔了;

当接近英国一定距离的时候,官兵们可以给家里打电话;

考文垂舰长作为舰长,发表了最后一次全员讲话;意想不到的是全体舰员随后赠送了一个全体签名簿,有每个人的个人信息和签名,临别赠言;还有一把剑,以补偿舰长随考文垂沉没的那把,当然官兵们也是孑然一身,这把剑其实是从伊丽莎白二世舰长那里借来的,意思是舰员们承诺到了英国,一定要给自己的舰长重做一把新的。

611日,伊丽莎白二世抵达南安普顿,收到各界的盛大欢迎,战舰护航,民间小船簇拥,岸上汽车开车灯示意;海军司令乘直升机空降作为第一个欢迎人,随机来的还有媒体记者。

伊丽莎白女王乘坐皇家游艇大不列 检阅,并在甲板上致意,并发来信号致意,靠港时,伊丽莎白二世号被谦让优先靠岸;